如何告别“无知”陷阱?

普遍来说,我们潜意识里认为“无知”距离我们很远。但事实真的如此吗?其实不然。本文作者以多方面、多案例的阐述方式,对“无知”进行定义,探讨它的起源和类型,并且对不同类型无知的改善提出两种方法论。是一篇值得阅读交流的深度内省文章,欢迎小伙伴们交流分享~

现实中,我们比自己理解的更无知(ignorance)。

绝多数人会高估自我知识量,常常做出低质量判断,若你了解它也许算是改变的开始。

简单点,比如我说地球是圆的?你认为对吗?

也许你会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但我说是平的,并提出合理论证来经受你的质疑,可能你就会选择默不作声。

据此,我们常说的“知识”它已经被传递多次,也远脱离本身具有的准确性;这就造成认为所了解多数事情的结果,都会经过一手经验的加工而形成差异和错觉。

即:“你可以理解传达的信息,却很难追本溯源找到论据”,那为什么真正知道比“自认为”的要少很多呢?

首先我们没有足够多的时间与脑力查明每件事的源头,其次大脑Π有填补空缺倾向,再者若需要对某件事做出“数值”预测,人往往受制Ç于判断会过度自信。

亦或沟通中,会出现大量自以为的“理解”都是基于以往经验的推论与解释,这也符合记忆的重构方式,进而造成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想法。

其实,在心理学中有大量关于“内省”的研究,也指出人有强大的动机让自我认识不到“无知本身”;然而你也不用为此忧愁,毕竟80%的人都是这样。

一、无知是什么

怎么理解无知?维基百科对它的定义拆解后,我认为包含两个方面:

  1. 简单缺乏知识
  2. 错误的认识

有时候,我们称一个人无知并非是他对某事一窍不通,也可能是观⁄念的差异导致达不成共识,那过程就涉及到主客(A/B)双方,于是就有这样的理解:

客观方(B)认为实际可行的事如果主观方(A)未能同意或了解,那么客观方(B)会认为主观方≥(A)是无知的。

至于B是否觉得A知道此事也是不确定的,那么也就引出一则重要问题,“我们是否意识到自己无知”。

众所周知,૥按照知识的获取和传递的难易度,可以将它分为“显性”和“隐形”两种,所谓显性知识一般可通过口头阐述、教科书、文字参考资料等获取,而隐形则需通过观察、模仿、实践得以传递。

如何告别“无知”陷阱?

放在自我认识中,安·克尔温给把它称为“无知矩阵”。

也就是说未知&#25c8;的已知是隐形知识,仅通过交流将其传授给别人极为困难,比如:怎么骑自行车;已知的未知是意识到的“无知”,比如: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制作衣服。

未知的未知属于“没有意识的无知”,即“元未知”(meta-ignorance);在他人身上很容易发现该特征,但审视自己时却很难发现,除非你深思或经历大型挫败感后,这是多数人很难挖掘的ζ。

比如:我之前经常因为焦虑而难受,当我学习一段心理学后发现原来是根本不懂得调解,以及找到问题的根本源,加上大脑没有此概念才会,才会“无解”。

基于上述中对“无知”&#222e;的定义并融合无知矩阵公式,那怎么理解简单缺乏知识呢?我认为用“误差”(error)来形容它恰当不过。

Θ

如何告别“无知”陷阱?

动态范围内,一定程度上误差包括“曲解”和“不完全性”两方面;随便举个例子:

在工作场景中总能看到几个同事因沟通不畅而耽误项目效率,或某个PPT返工后又再三更改的状况,当中就存在“曲解”状态,听者与传达者之间存在“偏见”与错误理解,造成不确定性结果产生。

这种状态放在创业上也同样,在熟悉的细分领域我掌握大量的方法论和别人做出的结果来判断自己的方向,为什么最后还做不对呢?

因为人是动态的,得到的反馈更是存在误差;若再进行深挖把曲解拆分,它背后隐形还包括「混淆」(confusion)和「不确定性」(inaccuracy)两种状态。

如以前遇到的场景,开会时我跟同事说帮拿下触摸笔,结果他跑到工位把iPad笔给我带了过来,其实我在找会议室大屏的笔,这种混淆具体特征表现为“把一物错认为另一物”。

对不确定性而言,相当于错估某事;如同我数字钱包中有200块钱,实际发现只有120元;我以为活动到8号结束,但实际10号还有,不一而论;这一切背后实则是“缺少信息”的表现。

当大脑面对“信息丢失”会习惯用可能性、含糊的表达方式来阐述,好比:“我猜明天可能会下雪”,朋友说这盘菜很hot(烫/辣),背后潜在意思也许是很烫,亦或辣味十足。

因此“简单缺乏知识”就会“大方向虽正确可能小错误会不断”一样很难处理,就像在「我有不少方法论」和「我还没完全掌握规­律」两种之间徘徊;最终会依靠少数服从多数,凭经验推演判断等。

那错误的认识是什么?我认为用“无视”(irrelevance)来形容是最佳,我们会无视自己不需要知道的事或不应该知道的事,它属于无知的主动状态。

把它进行细分包括三个要素:

  1. 离题(untopicality)
  2. 禁忌(taboo)
  3. 不可判定性(undecidability♧)

我在服务合作企业中,调研环节与多个部门沟通时,当聊到某些问题他们觉得“关我什么事”的时候会出现离题状态,即: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操心试图寻找别人话题糊弄过去。

你可Ì以把禁忌理解成“我们不被允许知道的事”,如军事机密、社会规范中的许多隐私;亦或者上级在工作外打听下属的“情感社交、恋爱关系”等。

而不可判定性则是原则上无法判断正误的事,这点欧布里德( Eubulides)提出的说谎者悖论是非常经典。

假设「我正在说谎」这句话,若你认为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若你认为是假的,毫无疑问我刚才说的是真话,这就会给我们的判断带来偏差。

很显然,错误认识的根本是“我根本不想知道”,即使想知道了,加上三个细节带来的信息屏障最后判断就会偏差;好比每逢过节被父母催婚,你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没对象。

现在,我们大致了解无知的组成,下次与别人谈起它时就要斟酌用词。

虽不能达到不偏不倚,但可以保证语言的严谨性,¥你可以直接谈论知道某件事,但对方不知道时也不应该形容他无知。

二、无知的起源

知道了定义来看看它的起源,总结下来有两个方面:

  1. 暂时性无知
  2. 永远都不想知道

从前者看,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有些事情我只是暂时性不知道”,但最终会了解甚至“掌握”,对现在来说“我只是不愿知道”罢了。

比如:绝多数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毕业后首先会思考如何找到份满意的工作学习技能,那对“创业”这件事,工作年限在3年内基本不会考虑,7年以后它便提上日程。

按照现实场景它有两个用途:

  1. 激发好奇学习力
  2. 打破局限带来的困扰

一方面仔细观察会发现,所有关于研究和创意类的项目,都有利于人们增加探索的动力;原因是它以“已知的未知”作为起点,然后让人刻意学习和洞察。

想想看你会对已经知道的事情再进行研究吗?显然不会,所以最具激发好奇效果「已知的未知」,一般具备3个特点。

  1. 这件事要具备激励性,促使我们愿意做出解答;为什么销售在工作中奋发图强的欲望很高,一方面因素是和金钱挂钩,另一方面也能让自我得到提升。
  2. 它需要覆盖足够广的知识面。
  3. 将无知与探索相结合不仅能让人愿意获取知识,同时也能改善“暂时性无知”,但要注意的是“你需要给某件事设定一个利益点”。

例如,让你探索地õ球到底是方的还是圆的,折腾许久后发现似乎与工作、生活无关,你也就会有放弃的欲望。

另一方面局限的对立面是放宽,它代表自由,在暂时性无知的角度看属于正面词汇。

若从小到大你的未来中没有任何未知可言,那也就没有了自由,思考下是不是?

玩过游戏的人应该清楚,预先知晓结局会大幅度降低娱乐的程度,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过程存在的每次操作带来的不确定性,会根据我们的技巧或运气得出不同结果;有这样一则研究案例研究:

某次活动中主办方为人们提供两个奖项选择,分别是10抽1和100抽10,最终奖品是一样。

所有参与者都表示知道中奖概率是0.1;尽管如此,在被问到自己的选择时,大多数人选择了后者,为什么呢?

因为后者为他们提供10次赢的概率,而前者仅有一次,由此可见人们只要自己握有更多选择,就能得到更多机会,好运也就可能降临。

换个角度看,因为暂时性无知所以我们才没有局限性,才敢大胆求证;若预先知道了「局限」,那便会在限制性的大条框下选出最佳方案,因此暂时性无知可以打破局限带来的干扰。

如何告别“无知”陷阱?

从后者来看,有什么事是我们永远不想知道的呢?

大致可归为四类:

  1. 我觉得它无关紧要
  2. 我认为自己不知道更好
  3. 我下意识不愿意知道
  4. 我选择去知道

不求近远,看看网络媒体每天为人们输送的信≡息,不去过滤大脑完全承受不住;因此针对各种内容你可以进行选择,如感觉有用的、需要忽略的等。

过程中,你认为某条健康信息对自己有关,值得了解;觉得政治内容无关,一扫而过;但有一种类型是需要注意的,即“我们是否要对不想知道的事情负责呢”?

有人说不知者无罪,若你的无知给对方带来某些伤害的确应该负责。

大到刑事责任小到朋友关系,只不过是处罚和受到伤害的力度不同,如:你说话的方式着实难听可能就会失去这位朋友。

简言之,暂时性无知能给自己带来快乐,可激发好奇和学习力;针对永远不知道的领域通常人们会给出三种解释,我有意识、我无意识和“第三者反馈给我”才有意识。

有些事情看似不重要,但未必与我无关,一定程度上也许要为不知情负责,严重的甚至还会反过来伤害自己。

三、来源与类型

对它的理解可以再深入一些,为什么有时候明明都懂,却依然无知?是因缺乏独立思考还是所谓的信息茧房。

从市面看来这四种场景最容易让人深陷无知中:

  1. 别人为达到预期而播种的信息
  2. 自媒体对冲突的不同态度
  3. ▦被遏制的好奇心
  4. 对知识的疯狂追求

一方面提到播种信息让我联想到“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这句话,商业角度看风口代表缺口,风无形商业有形,因此商业风口背后实则为“盈利”。

创业者愿意舍身在某个新领域资本便成为加速器,为使更多基金进入首先要做的是“炒热”行业,关注度得到提升后才会有更多用户付费,如前੦几年的社区团购、外卖、人工智能。

为达到目的就不得不为预期而播种相关信息,让行业保证有生长空间,传播的内容中就包含一些打破固有认知的东西。

好比网传的“新四大发明”现已成为事实,据此背后虽有着推送发展的作用,但短时间会让થ人陷入“混沌”之中。

另一方面作为新闻传播人员,他们的职责是调查事实背后的真相,把所有观点都不偏不倚的展示出来并给出深入的解释。

自媒体不同,习惯用个人观点并掺杂情绪化的内容进行加工而博取流量。ੇ

这造成面对某件事情的发生总会有各种冲突的出现,仿佛一场辩论赛,无法分清谁对谁错,如:艺人虽失德是否也应该对作品进行封禁等。

由此过程就会让人们改变原有的看法与态度,加上现实本身就是非黑即白的世界,如果你有一丝警觉性,兴许还能甄选出可信或合理的论点去深思,若没有就会随大流。

如何告别“无知”陷阱?

虽然好奇心能激发探索欲,可它对无知也存在负面影响;要知道,直接检验事实会有一定风险,比如:小时候那些错把雨伞当降落伞,或用民间自制翅膀从楼下跳下的人。

某些求知欲被制止时少数人往往更愿意去探索,一定程度上具有冒险属性,所以遏制的本身是防止它破坏规范、价值观等。

这类相似问题有很多,如:为什么亲弟妹之间不能结婚,诸如此类。

其次对知识的风口追求也容易陷入“无知”中,这并不是随机事件,我说几个感受看看你有没有中枪,比如:

报很多课现实还是屡屡碰壁、考大学乃至出国仍感觉自己一无所长、虽然一直在成长可这些表现都明确指向同一方向“哪怕是在进步,现实પ中却退步得更多”,什么原因呢?

答案便是“陷入了知识的囚笼”中,当你明白“无知的增长速度总是大于已知”时,你就可以接受“当你进步的时也必将感觉到退步”。

总而言之,四种类型最容易让人在“已知和未知”中重塑,信息如大海中的流水源源不断,你要从被动接受者变成主动思考者,去探索哪些是所需,哪些是情绪宣扬,多想想哪些能为我所用。

四、如何改善它

通过开篇“无知矩阵”能够认识不同类型的边界在哪里,即拥有一套完善分类推论。

可它不代表就能描述人们实际ⓛ行为的差别,这犹如很多语言也不区分“含糊”和“歧义”的概念一样。

那我们该如何改善不同类型的无知呢?或者说不同边界内Ν怎么让自己所接受的信息更加准确、达到决策推演不偏差的情况?

1. 经验加工再验证

针对“已知的已知”也就是事实知识੬(经验)市面有很多,很容易被识别,相对你也不会去研究,这好比你મ知道社群运营怎么做,就不想去学习一样。

那更多人更愿意尝试去寻找“意识Å到的无知”即我知道这件事很难,要是不做以后可能更难,甚至还会给我带来威胁。

比如,我意识到自己不会骑自行车,关键在理论学再多没用需要去行动,除此外还有“我可能面临35岁职场被淘汰,就需要趁早培养个长期副业来增加壁垒。

种种现象该怎么做呢?我一般遵循六步走:

  1. 汇总
  2. 提炼
  3. 融合
  4. 实践
  5. 迭代
  6. 刻意练习

首先你可以通过网络搜索找到与自己经历和要做的副业相关的内容,用笔记软件将别人的思考记下来并œ进行融合。

然后去实践,在过程中迭代,最后找到属于自己可行的方法并可以练习,达到掌握的状态。

重要的一点是,前期收集内容过程中你会经历各种信息的曲解、混淆、甚至不确定性带来的动摇,这刚好也符合无知中「简单缺乏知识」的定义;譬如:

有人说,我当初也选过这份副业不赚钱,不值得投入等类型言语,若你坚定信心不要因为别人的情绪吐槽而改变方向,记住,那只是因为别人没有找到关键信息最后误判所导致的。

回顾看下,整个链条便是把“意识到的无知”转移成“显性知识”(经验),就像玩游戏的升级打怪,渡过一个关卡一样,切记不要急功近利。

如何告别“无知”陷阱?

2. 反精准预测

关于小方面“未知的未知”并不是太可怕,如你不知道两个月后会失业,同事提前把领导要开除你的小预谋告诉了你,就会有所准备。

而另外一种不了解可能发生什么风险,带来多大影响才是最危机的;如同在17世纪之前任何西方文明都没有观察到黑天鹅,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

随着澳大利亚看到第一只黑天鹅后,该不可动摇的信念突然崩溃了一样,“黑天鹅”的存在寓意着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它在意料之外却又改变着一切。

面对根本预测的事情,我通常如何应对的呢?首先要转变思维,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事件中,放下对“预测”的执念,也不要迷信专家意τ见。

要通过形式发展观察并确认出这件事对自己影响有多大,关注它能带来的“好处或坏处”并做好准备,而非煞费苦心的去思考它会不会发生的概率。

天鹅事件一般分“正负”两面,好比疫情让许多餐饮闭店却给部分转型快的商家创造了机会。

因此我的策略是,负面做好防范的同时关注“正面机遇”;有一个前提是“你必须让自己置身它的影响之下”才能主动出击,大胆投机。

其次在冒险的决策上人经常误以为只有两种极端,不是一味保守,就是一味冒险。

事实上应该同时做到极度保守和极度冒险;如投资,应该把极大比例的钱放在安全的项目上,余下的钱放在投机性产品中。

这样既能抵御风险又有潜在巨大收益的可能,那些追求“中等风险”的行为通通犯了大忌,你以为冒险家在疯狂冒险,其实他们有着坚固的盾牌。

总体而言,把事情判断错不是自我无知,而是没有找到“事情的边界”并掌握足够多有效信息;这仿佛像天空飞翔的小鸟,它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五、总结一下

“无知”可以是理性的。

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无知”¸,而是认识不到「无知本身」,恰恰这一点足以让很多人陷入「无所不知」的状态下。

#专栏作家#

王智远,公众ਭ号:王智远,畅销书《复利思维》作者,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互联网学者,左手科技互联网,右手个体认知成长。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