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互联网平台互联互通“玻璃门”,小程序能否担当“破壁人”?

编辑导语:小程序有很多优点,它不需要下载,还可以随用随停,←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使用👽各种各样的小程序,但如今小程序似乎正在走“下坡路”,一起看看作者的这篇文章,去一探究竟吧。

互联网反垄断元年之后,互联网平台型企业互联互通进入深水区。

一方面,互联网平台型企业互联互通的“破冰行动”开展一年时间,成绩不少;另一方面,平台互联互通远不及预期,一些不正当的“卡脖子”手段频出。

“不要假的互联互通。”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新高教集团董事长李孝轩直接“炮轰”一些智能小程序平台在互联互通监管大潮下的“小动作”。

在此次全国两会上,李孝轩提交了一份关于在智能小程序领域深度推进互联互通的议案,“在小程序领域深入开展互联互通已迫在眉睫。”这份议案的背景,是李孝轩发现,在2021年提倡互联互通的大趋势下,智能小程序领域的互联互通情况堪忧。

他举例说,某平台限制淘菜菜小程序更新迭代达一年之久;更有甚者,不仅限制某商家小程序上线,平台却“复制”同类型小程序上线的反互联互通的行为。小程序领域的互联互通问题,也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高锋集团董事局主席吴杰庄的关注。

在本次两会上,他提交了关于加强对智能小程序领域的监管,推动细分行业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的提案。“可以说智能小程序处于‘互联互通’政策下被遗忘的角落。”吴杰庄委员表示。

吴杰庄认为,经过了一年时间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反垄断监管,到了2022年,互联网平台互联互通正陷入“玻璃门”困境——名义开放、实际限制,看得见、够不着。小程序能否成为“破壁人”,从“被遗忘的角落”里冲破“樊篱”,打破横亘在平台间互联互通的这道“玻璃门”,这正是“淘菜菜们”的命运之所系。

一、“玻璃门”

2006年,《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对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的独家专访。

在这篇报道里,厉以宁第一次对外阐述了“玻璃门”理论。“理论上说是敞开ú了,然而中间还隔着一层‘玻璃门’,想进入的仍然被‘玻璃门’挡着,进不去。”

在厉以宁教授看来,“玻璃门”现象之所以存在,其主要原因是行业垄断的存在,这是问题的关键。2010年,“玻璃门”一词入选2010年年度新词语,并收录到《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

2011年3月14日,在当年的全国两会后的记者会上,同样提到民营企∃业中面临的“玻璃门”和“弹簧门”的现象。后来,这个理论也从最初用来描述存在于民营经济发展中的垄断问题,延伸应用到整个市场经济的研究中。

如今,“玻璃门”现象被广泛用来比如那些在社会经济活动中,通过制造公开透明的假象,实则设置阻碍或屏障等手段,使得那些美好的愿景“貌似触手可及,实则可望而不可及”,一进去就撞到玻璃门上,头破血流。

“名义开放、实际限制”的行业垄断背后,造就大量存在υ于市场经济秩序中“看得见、够不着”的怪象。­距离厉以宁教授提出“玻璃门”理论,已经过去了整整16年的时间。言犹在耳,但“玻璃门”的现象Ô,却依旧广泛存在于各个经济领域里,变本加厉,悬而未决。

李孝轩代表提案中提及的淘菜菜事件,便是例证。

去年11月,阿里巴巴旗下社区电商淘菜菜发布公告称,将暂停贵州区域服务,原因是“避免因互联互通壁垒带来服务障碍”,这句⊇话的背后,是淘菜菜剑指其微信小程序的版本更新申请长期被“卡”,诸多新功能无法上⋅线。

打破互联网平台互联互通“玻璃门”,小程序能否担当“破壁人”?

来源:淘菜菜微信小程序

相对于淘菜菜的遭遇,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文档小程序则更为命途多舛。

去年年初,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公开“炮轰”微信小程序的审核问题:“飞书文档”微信小程序已经在审核流程上被卡将近两个月。经验证,目前,在微信上搜索“飞书文档”小程序,仍显示“没有更多搜索结果”。

打破互联网平台互联互通“玻璃门”,小程序能否担当“破壁人”?

这样的情况,自然也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

在上述提案和建议中,两♫位代表和委员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同一个现象:一些平台利用自身对小程序生态的控制和支配权,既做参赛者又是裁判员,打压竞争对手,扼杀创新。

ⓛ“智能小程序领域,已经频繁出现平台企业利用其垄断地位破坏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的不法行为,需要加以警惕和防范。”吴杰庄委员说。而在李孝轩代表看来,促进良性竞争、打破信息壁垒、推动互联网平台型企业互联互通已是全球共识,在去年摁下启ৄ˜动键后,2022年,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也应该延续与推进互联互通这一重要议题。

对此,吴杰庄也持相同观点:“可以预见,2022年,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调控方向应该继续坚持。”但现实是,在过去一年的反垄断强监管之下,互联网平台型企业互联互通确实取得了一定的进展,部分平台开始解除外链限制,进行部分数据的互通,但互联网平台间的“藩篱”依旧存在,“信息孤岛”的情况仍未解决。

换言之,在互联网互联互通的监管大潮下,互联网平台型企业间真真切切地存在着一道透明的“玻璃门”,成为横亘在互通互联ੋ道路上的无形屏障。而在智能小程序领域,这道“玻璃门”则更为牢固。

李孝轩代表和吴杰庄委员均认为,在国内和国际社会都在着力推进互联互通、加强反垄断强监管的时代潮流下,相较于互联网平台主站间屏蔽有所松动、逐渐开始放开生态的新态势,智能小程序领域的互联互通反而出现了“反互联互通”的情况。

“在智能小程序领域,目前很多平台型企业却仍然更倾力于构建自身生态闭环,难以做到项目的‘开源’及不同平台之间内容™的‘互联互通’。”吴杰庄委员表示,智能小程序领域,已经频繁出现平台企业利用垄断地位破坏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的઒不法行为,需要加以警惕和防范。

二、“破壁人”

在过去的一年,互联网平台型企业的互联互通虽然初步实现了“破冰”,但距离全面互联互通仍相去甚远。

比如,一些头部平台之间,ⓚ虽然取消了外链屏蔽,但大多设置了跳转,有的甚至需要多次跳转,这必然带来用户注意力的流失、信息触达效率的降低♦以及对用户部分选择权的变相剥夺。

李孝轩代表认为,互联互通,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平台之间可以打开外链,而更多的是平台之间互相开放自身≡流量池,涉及到数据链的互通。同时,互联互通不应该止步于平台型企业之间互相开放,本质上更应该是将中小企业囊括其中,为中小企业赋能。

而在更深度的用户数据、支付通道、行为习惯等的数据挖掘和互联互通上,在过去的数年里,一些头部平台利用自身在数据、流量、技术、市场、资本等方面的优势,高高筑起了一道人为设置的“藩篱”,短时内难以瓦解。

在李孝轩代表看来,这种假互联伪互通的存在,在现实实践中,确઎实存在着技术、用户隐私、冗余信λ息乃至监管难度提升等现实障碍。如何打破这道“玻璃门”,让互联互通真正落地?

在两位代表和委员开出的“药方”里,都选择了“小程序”这一道“药引੥子”。据阿拉丁研究院《2021年度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网小程序数量已超700万。

打破互联网平台互联互通“玻璃门”,小程序能否担当“破壁人”?

来源&#260e;:阿拉丁研究院

而根据工信部发布的《2021年1—11月份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运行情况》显示,截至2021年11月底,国内市场监测到的App数量为272万款。

这意味着,仅仅发展短短几年时间的智能小程序,在数量等维度上,已远远超过国内App的数量。更重要的是,相比于App的较高开发成本、较高技术门槛、较长的开发周期以及在使用体验上存在的数据挖掘、隐私保护等问题,智能小程序无论是在开发还是体验上,都具有独特的优势。

小程序,无需下载,也无需安装即可使用,它无处不在,高度适配,随时可用,用完即走。正是基于上述这些特性,使得小程序的应用极为广泛,从小游戏到&#263b;短视频,从二维码到健康码,小程序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智能小程序涵盖的行业类目,也由最初的游戏迅速延伸至电商、餐饮、教育、文旅、政务等多个领域。李孝轩代表建议,在智能小程¿序端,反而因为其发展阶段早、技术难度低、发展速度快等原因,更有利于在该领域率先实现全面互联互通,使其成为各平台互联互通的典型案例,积累▤全面互联互通的经验,进而促进互联网全面互联互通的新阶段。

因此,他建议相关监管部门,大力推进平台间真正意义取消链接屏蔽,给对方提供接口,开放API੏,不设限,不设时间表,不要假的互联互通。¨同时,李孝轩代表认为,应着力率先推动智能小程序领域的互联互通,既要引导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更应该加强行政监管和完善法制,不能“亲者扶,竞者压”。

吴杰庄委员也建议,在主平台分∉步骤、分阶段推进的专业背景下,先行实现智能小程序领域的开源生态建设及内容互联互通,迅速打破智能小程序领域的行业壁垒。同时,切实推动、强化智能小程序领域的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等监管措施,树立小程序੧领域反垄断的典型案例;进而探索反垄断提级管辖和移送管辖,避免司法地方保护主义。

从行业强监管,到舆论∧监督发力,再到法律法规护航,三管齐下,营造出小程序领域的健康发展生态,推动小程序领域率先成为引领互联互通的优秀典范,这便是大监管时代赋予小程序的“破壁人”角色。

但李孝轩代表同时也坦承,互联互通事关各大互联网企业“命门”,其不仅是规制问题,也થ是技术问题,更是利益问题。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小程序领域,亦是如此。

需要认识到的是,要想实现小程序从互联互通的“玻璃门”中率先突围,这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如果不能及时破除平台间的利益分配问题,真正的互联互通或许也只是空中楼阁而已。不妨用“淘菜菜”和“飞书文档”们的命运,先来窥视互联网主站平台互联互通的真实底色。

 

作者:成招,编辑:姜山,公众号:数字光年(ID:shuziguangnian)

本文由 @数字光年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