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和友的尽头是元宇宙

编辑导语:去年开春十分火爆的深圳文和友在开业时的火热景象吸引了许多人,而如今热度褪去,却宛如一座潮玩地下城,还出现了客流遇冷、商家撤走的情况,本篇文章作者分析了这一问题背后的原因,并提出文和友的尽头是宇宙的&#25d0;观ⓔ点,感兴趣的一起来看一下。

我至今也不会忘记,去年早春,深圳文和友刚开ˆ业时那番明媚景象。

开业当天,“文和友排队人数突破5万”登上热搜,翻开评论。

¯

有人不忿、有人不屑、有人不解。

主流舆论幻化为三个字:至于吗?

我那时恰巧在深圳,去凑了热闹,这是我第一次去文和友,挤进去后,内心的回答是:至于啊。

在广深铁路和布吉河之间的一方天地,文和友还原出一片往日时光。

旧式霓虹闪烁、墙体斑驳脱落、时空倒流如昨,令人如醉如痴、如梦如幻。

真઎好。

我发了条朋友▒圈,收获几十个赞,心满意足地走了。¥

未曾想,再次听到文和友的消息,就是最近,有媒体报道称,深圳文和友客流遇冷þ,诸多商户悄然撤走。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果然,所有新消费品牌,比“走红”更难的是“一直红下去”。

文和友的尽头是元宇宙

文和友的初心,是要做“餐饮界的迪士尼”(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包括泡泡玛特和文和友在内,迪士尼是很多网红品牌共同的白月光)。

·不考虑体量,某种程度上,文和友和迪士尼确实很像,它们都是凭借商੩业手段在城市中制造一处“远方ਊ”。

商业观察家蔡钰把这种“人为”制造的远方,称为“附近的远方”。

是啊,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但真相是,“我们并不是真的热爱远方,我Ω们⊇只是讨厌苟且;我们也不是真的热爱í诗歌,我们热爱的只是诗意——尤其是现成的诗意”。

于是在城市中央,迪士尼和文和友凭空耸起,直接将现成的“梦境”,兜售给平日忙碌的年轻灵魂。

但迪士尼与文和友最ࢵ大的不同,是迪士尼的白日梦,可以“一做再做”。

但文和友复刻的旧Ψ梦,做一次就够了。

换句ó话说,迪士尼是一个有回头客的地方。

当夜幕降临,迪士尼城堡上空烟花四起,告别了一天的神奇,“我一定会再来”的念头ઘ被牢牢根植在每个游客心底。

反观文和友,在某☼种程度上,它就是一个被梦境环伺的美食广场。

相较于迪士尼里独一无二的娱乐体验和运营细节,文和友里那些餐饮的味道毫无壁垒可言。

它们可以出现在文和友里,也可以出现在其他地方,甚至不如其他地方。

正因如此,与迪士尼不同,大多数人只把文和友当作“一次性景点”,尤其是在深圳这种旅游业不发达的城市,本地市民根本支撑不起文和友的“回头率”。

于是,我来了,我拍照了,我发朋友圈了,我走了,我再也不来了。

初见即永别,真的很残酷。

对此你毫无办法,在供给过剩的新消费时代,年轻人都是嬗变的动物,他们太容易腻了。

Δ文和友的尽头是元宇宙

那么文和友有什么办法可以“解腻”吗?

短期内我不知道,未来倒是有个开脑洞的答案:元宇宙。

前两年文和友大火时,元宇宙的概念还没火。

你仔细想想,文和ડ友正在构建的,不就是元宇&#25b2;宙的现实体验吗?

制造绮丽幻梦,让人身陷其中,然后梦醒时分,回归现实。

⌊只不过文和友的这种体验,依附于±现实搭建,他们无法随意“切换”这种体验。

一个地方的文和友,只能为人们提供一个“版本”的梦境。

&#ffe1;消费者只能选择“唯一”的场景(比如复古场景),不能随意更换其他场景,因此才没有来第š二次的欲望。

也正因为是一锤子买卖,文和友对这个“唯一”场景的搭建就无比慎重。

我就看到有媒体报道称,文和友高层对新项目的主题曾长期未达成统一意见,一会儿要做地方特色,一会儿又要打造未来感。

试想一下,未来当元宇宙应用成熟,消费者其实可以戴着虚拟设备。

在“地方特色∨”和“未来感”之间随便挑选,他们可以这次购买“地方特色”的入场券。

下次选择“未来感”或者其他虚拟场景,这岂不是从根本上解决了回头客的问题?

所以说,文和友的尽头是元ϑ宇宙。

当然,这个脑洞有些大,实现起来有点难。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愈演愈烈的新消费时代,年轻人真的一点也不恋旧,一点也不忠诚。

这一点忠告,适用于文和友,也适⇔用于所有新消费品牌。

#专栏作家#

李Ó北辰,微信公众号:鲸落商业评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