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就业的年轻人,想全职去打工?

ç编辑导语:社会环境的变化、时代观念的变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年轻人的就业观念,不少年轻人便选择了“灵活就业”,尝试开启不一样的就业方式。然而,灵活就业于年轻人而言是最佳选择吗?不如看看这几位年轻人的故事。

灵活用工再次进入社会大众的语境。

近日,#90后为何越来越愿意接受灵活就业 登上微博热搜。大数据显示,90后、00后灵活就业者占比超过50%,其中90后成为灵活就业主要群体。

更早一点,国家统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到2亿。

年轻人与灵活就业开始画上等号,在许多人想象中,灵活就业拥有太多的好处。许多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评论到:“只要不用出门,工作到半夜都行”、“因为不想被线下PUA”、“对人际关系感到疲倦”、“时间自由啊”……

▲图:社交媒体上网友关于灵活就业的评论

与此同时,受疫情以及劳动关系结构性调整的影响,我国灵活用工市场也开始快速增长。

据艾瑞咨询数据,我国灵活用工市场从2016年的1570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4779亿元,CAGR达到45%;另据信达证券测算,2021年灵活用工市场规模约为9125亿元,随着渗透率的提升,2025年有望达到1.9万亿元。

但另一方面,灵活就业也被许多人质疑。有网友说,灵活就业等于“家里蹲”,或者“找不到工作就去干点没人想做的活。”

那么,现在年轻人的灵活就业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如网友评论的那样,可以让社恐的人规避社交,可以免受“职场PUA”的困扰?可以睡到自然醒?

ξ

为了了解现在灵活就业的真实情况,笔者和一些正在灵活就业,或者曾经选择灵活就业的年轻人的聊了聊。他们当中,有正当热门的网络主播,插画师和网文作者,也有在线下从事服务的兼职舞蹈老师。

他们选择灵活就业的原因各有不同,但相同的一点是,作为同👽龄人中比较早选择灵活就业的95后、00后,他们都开始不约←而同地考虑全职打工了。

一、兼职不是长久之计,赚钱才是当务之急

胡婷,22岁,兼职舞蹈老师

要到很远的地方去上课,每天往返于两三个舞蹈机构之间,这是95后姑娘胡婷的现状。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学习舞蹈开始成为更多人的爱好。天眼查数据显示,近五年来,我国舞蹈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年注册总量稳步上涨。2020年,我国新增近7,000家舞蹈相关企业。

从中国舞蹈培训市场规模来看,2021年舞Œ蹈培训已经达到了290亿人次/年,并以逐年29%左右的增长率递增。庞大市场和迅速的增长速度都催生了大量的兼职从业者的出现。

作为一名兼职舞蹈老师,2021年毕业之后,胡婷就一直从事着这份工作,理由是“能够在自由的时间里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

虽然更倾向于灵活的工作方式,但迫于生活的压力,胡婷最近也在纠结是否要更换一份更为稳定的工作。

但与全职老师不同,兼职舞蹈老师的收入只能依靠课时费,培训机构也不会为兼职老师缴纳五险一金,综合来看防范ε风险的能力要稍弱一些。而这些问题也切切实实困扰着胡婷。

根据胡婷的说法,兼职的舞蹈老师经常会遇到拖欠工资、课时费少等情Ο况。“特别是疫情之后,培训机构压缩了兼职舞蹈老师的人数,课时锐减,我们现在每个月大概只能拿到3~4千块钱。”

抛开不稳定因素,能够在自由的时间里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份工作确实是胡婷理想化的状态。“只能说当时做的这个决定时间很短,考虑的也不太清楚”。

“其实没有疫情的话,自己多憨跑跑课,社保和生活成本,自己还是可以承担的”但就现阶段而言,胡婷认为社保问题给自己很大的压力,赚钱是当务之急。

除了社保这些基本保障之外,更大的困扰还来自于长期Ö的职业发展。

“在外面的培训机构,舞蹈老师多少是有点吃青春饭的,上了年龄的一般都自己开工作室了。”市面上很多舞蹈培训机构会更倾向于选择年轻的老师来进行教学,“吃青春饭”导致了安全感的缺失。

“灵活就业,现阶段来说其实不太好”,胡婷说:“除非你赚的钱多,能够为自己的生活提供保障,如果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经济收入,可以先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等有点经济实力了再来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

“现阶段会继续做这份工作,但一直是这个情况的话,会考虑全职。”现在胡婷自己也很纠结:“各有各的好,但在现实面前,也要多考虑考虑,我现在还在打算考教资,如果能进一个学校,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二、不想灵活◐就业,但没有更好的选择

许姝,22岁,抖音平台颜值主播

下午三点,当大多数人正值一天工作效率最高的时间时,还在床上的许姝可能才刚刚伸完懒腰,开始梳洗打扮,完了泡一杯麦片当作“早饭”。

许姝今年22¬岁,是抖音平台的一名主播,如今的她已经在抖音连续直播了九个月,几乎没有一天中断过。但说起现在的工作,许姝却说:“不是我想选择灵活就业,而是我根本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近几年,随着短视频内容的兴起,直播成为大众重要的娱乐方式之一。而由于其光鲜亮丽,高收入等职业特点,也成为越来越成为许多年ૄ轻人 的就业选择。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2月9日引述中国国家统计局相关负责人报道,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中从事主播及相关从业人员达160多万人,较2020年增加近三倍。

但很多时候,选择成为一名主播也有很多现实的原因。

“我是中专毕业,再加上缺少实习经验,基本上每次面试都被拒绝。现在我已经开始畏惧投递简历了。”许姝说:ä“之所以选择做主⇐播,是因为找工作那段时间઴,每天都有很多公司给我发来主播的岗位邀请。”

“刚开始我对主播也存在偏见,觉得是不务正业,所以有些抵触。后来是因为发现身边的朋友Ξ也有去斗鱼、虎牙这些平台做直播的,而且有个朋友告诉我,说她有一天直播三个小时就赚了500多,我这才试着去接受主播这个岗位。”

许姝告诉我们,她现在基本上ખ每天从晚上八点开始,一直直播到凌晨四五点,如♨果人少的话,下播就会早一点,但一般也都三点多了。

“我直播间的观众基本上都是同城的人或者大学生,而且基本上都是男性。”许姝说:“他们一般会通过送礼物的方式点歌,或者让我下播之后陪他们打游戏。点歌的话送个鲜花(价值10抖币,等于1元人民币),打游戏这些要求因为涉及微信号这些隐私,所以至少要送个热气球(价值520抖币,约±等于人民币50元)才行。”

“我第一个月直播一共赚了一万多,但是平台抽走了大头,我只分得30%。后来听说加入公઼会能分到45%,我就加了个公会。直播了九个月,可能一共赚了五万多吧,但如果算上生活开支,也还是紧巴巴的。“

许姝说,主播这个职业非常自由,我也挺享受陌生人对我善意的夸奖,所以对于目前的自己来说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许姝心里也一直有些担忧。“我其实现在也并¯没有爱上直播,镜头前坐久了,我见识过很多不堪的言语和骚扰。而且像主播这种灵活就业的岗位,要承受的风险是非常大的,一旦观众不刷礼物了,我就直接没有了收入来源。”

“之后我想要通过直播和父母的资助攒够十五万元,然后开一家烘焙店,我很喜欢看到烤箱里面包一点点发酵、膨胀起来的样子。”许姝说。

三、灵活就业≠自由,我更想过稳定的生活

李艺敏,24岁,自由职业插画师

对于灵活就业,从大二就开始做插画师的李艺敏并不认同这个称呼。“我们那时候还没有‘灵活就业’这个词,我们管这叫兼职。”

关于兼职插画师,在许多互联网平台“0基础入门,免费课程在线教学”的广告里,这是一门能够轻松月入过万的工作。

但与现在许多看到广告才想要去学习插画,并将其当做一门副业的人不同。名校毕业李艺敏是正经的科班出身。

“我大学是学美术的,可能我们这个专业天然就是适合兼职,在学校的时候经常就能够在朋友圈、QQ空间看到同专业同学发的接单动态。”李艺敏回忆道:“当时有设计头像的,一般10~50元一单;有画明星、૪¿画动漫形象、画人物素描的,这些贵一点ª,80~120元一单。价格更高的也有。”

“我的第一单是帮体育学院的男生画了他女朋友的肖像,赚了150元。”李艺敏说:“刚开始的客户主要还是以本校的同学为主,后来我们专业喜欢兼职的同学集中了起来建了个微信群,大家在群里相互介绍客源,慢慢也就接触到了校外,甚至是外地的客户。”

“大三的时候,我机缘巧合的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工作室,当时他们邀请我与他们合作,由他们在网上接单,然后把顾客要求转达给我,我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画作后提交给助理就可以了。”

李艺敏说,和工作室合作之后,不用自己费心找客源确实省力很多,而且赚的钱也更多了,一单至少都能赚五六百元,这对于学生来说已经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了。

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在获得更高客单价的同时,李艺敏也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专业流程的压力,以及赚钱的不容易。

“我之前的客户主要是学生,要求λ一般都不高。和工作室合作之后客户变成了一些企业,所以经常会出现改了十几次图对方仍不满意的情况。”李艺敏说:“整个暑假我一共就完成了两单,而且交图后还不能马上拿到钱,得整个项目结束之后,工作室的财务才把钱打给我。”

也正是这些事情,让李艺敏觉得,看起来自由的自由职业实际上并不自由。

“拖欠稿费、催稿、无底洞的要求,这些让我情绪非常不稳定,很容易焦虑。所以我完成那两单后,几乎立刻就决定了不能干这个。”

现在我回到了家乡的小县城,在一所小学当美术老师,收入在县城里生活还算有余力。之前也想过要在业余时间接一些小单,但又怕这样容易把闲暇时间都填满,所以暂时还没有做出实际行动。

四、坚持写作,但更想养家糊口

王鑫,23岁,自由撰稿人

“一年半的写稿生活,家里人经常说我没有正经的工作,有时候也会因为经济上入不敷出而感到焦虑。”谈及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王鑫的言语间透着无奈。

大学时期,王鑫学的是文学专业,但成为自由撰稿人,却并不是王鑫的第一选择。用她的话说,那是因为文学不赚钱。

文学不赚钱,其他工作赚钱可能也并不容易。在经历了一番社会的“毒打”并在家“失业”了半年之后,王鑫最终还是选择了拾起“写字”的技能。“一开始也没想好自己能干嘛,听说写小说可以有稿费拿,我就去试了试。”

网文确实是一个庞大的市场,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占中国网民整体的46.5%。ટ

而凭借着大学时扎实的文学功底,王鑫的小说很快在平台上收获了一批读者,之后就⊥是网站找她签约,然后有人专门找她约稿。

但渐涨的人气却并没有给王鑫带来长久的安定。

“收益每个月都不固定,个别月份单纯写底稿,没有更新,也就没有收益。”王鑫告诉商业数据派:“单纯写小说每个月的收入只有3千元左右,偶有几个月还会遇到没有收入的情况,”

据《2019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网络文学作者平均月收入仅为5133.7元。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包括暂无收入的网文作者占到了68.7%。

经济上的窘迫也让王鑫不得不考虑其他的兼职来缓解压力。后来经朋友介绍,王鑫开始通过其他代笔兼职来赚取额外的收入。“代笔的薪酬平均每个月能有6千元,相比写小说而言赚的更多也更轻松。”

“这份工作带给我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虽然收入不固定但好在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不用坐班的话处理生活上的琐事比较方便。”

王鑫告诉我们,自由撰稿人在时间上没有强制的规定,只要在截稿日之间交稿就算完成任务,所以她除了在家中写稿,偶尔也会出去旅游散心来寻找写作灵感,而这份工作带来的自由度也一直是她无法割舍⇓的。

自由、带着诗意的生活方式成为年轻人选择网络作者这份职业的重要原因。在连续两年的《中国网络作家画像》统计中,2021年在阅文平台上,95后作家占比已达到36%。

但在现实的生活面前,自由与稳定之间似乎永远઻存在着悖论。在长期没有稳定收入之后,王鑫也不得不开始筹备新的职业规划。“以后可能不会再投入太多的时间,毕竟要养家糊口,现在已经在考虑考公或者找别的相对稳定的工作。”

王鑫说:“选择灵活就业就意味着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但是既然选择了,就要有勇气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也要敢‌于承担所做选择要付出的代价。”

想要在名利场写诗,这也许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我们仍坚信,理想主义的花,最终会盛开在浪漫主义的土壤里,也希望我们的热情永远不会熄灭在现实的平凡之中。

*文中涉及对象均属化名

 

作者:谢怡静、卢滢西,编辑:文斌,公众号:商业数据派(ID:business-data)

本文由 @商业数据派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