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工保障,如何“补短”?

编辑导语:随着整体市场环境、用工环境的变化,灵活就业者的数量在逐…步增加。随之而来的,就是灵活就业者的职业保障问题,只有补齐漏洞,后续灵活用工市场才能更加深刻地演变。本篇文章里,作者就当下的灵活就业市场做了分析,一起来看。

一个月前,⋅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截至2021年底,我国灵活就业者已达2亿。

也就是说,现在每7个中国人就有1个是灵活就业者,灵活就业者成了中国社会最庞大的职业群体,包括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仓储分拣工等新就业形态。

不断增长的人群,以及不可避免的意外,也让社会对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更加关注,国家也为此推出了一系列保障措施。

目前来看,灵活人员购买养老、医疗保险问题不大,但由于灵活就业人员与从业单位之间属于非稳定♣劳动关系,按现行规定无法获得工伤保险ζ、失业保险等制度保障。

如何为灵活就业者提供更好的职业伤害保障,是当下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毕竟,一次小小的意外,可能对一个灵活就业的工人家庭来说,就是不可承受的打击。

一、“掉下来”的日结灵工

54岁的退伍军人裘平安,是2亿灵活就业大军中一员。退伍后,裘平安曾在行政执法队上班,后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之后长期从事灵活、自由的工作。

裘平安是湖北人,1986年12月来到长沙后,就一直待在长沙,至今快40年了。她的妻子在建工集团工作,有一个在北京上大学的儿子。

见到裘平安时,他已经近3个月没工作了。

他最近的一份工作是,经劳务公司短期雇佣,替中国邮政从事快递相关工作的日结工。据裘平安介绍,每天工作时间从下午18点到次日上午7点,大概一百多块钱一天,薪水日结。

每个月,裘平安一般会上24天班,由于是按日结算,具体上班天数可以自己安排,还比较自由。若是有事,提前一天通知劳务公司不去即可。

2021年12月16日晚,是裘平安最近一次的工作时间。当天晚上,跟平常一样,裘平安从家骑着小电摩出发,20分钟左右到达上班地点。然后向往常一样刷脸打卡——现场签到(劳务公司用来与用工单位核对)——换工装——上班。

刷脸打卡,对裘平安来说其实最开始有点不习惯。“年龄大了,学起来慢”裘平安表示,但是学会之后还是挺方便的——每天刷脸上、下班,扫码收钱就好了、不&#25d0;用办银行卡,也不用下班后排队等着发钱。

16日晚上,裘平安像往常一样来到快递工作车间,站在约2米高传送快递的皮带机边缘上,开始工作。

意外,突然发生了。

由于脚没站稳,鞋子一滑,裘平安从2米高的皮带机上跌下来,摔倒了。

“一跌下来,两只脚、屁股、腰,整个人就动不了”,这是裘平安当时的感受。慢慢坐起来后,裘¯平安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最后是公司两个同事抬着,然后送医院。

医院最终诊断结果显示:右跟骨、左胫骨、腰4椎体、右耻骨下肢、右距骨后缘等五处发生骨折,骨折缘由不一,有粉碎性、压缩性、撕脱骨折等等,以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当时医生给出的紧急方案是“<消肿一周后,需进行两次手术”。裘平安的工作也因此停了下来,并且可能还要停上很长一段时间——按照预判,住院一个月出院后,还要休息三个月不能工作。

事发后,裘平安和家人并没有通知还在北京上大四的儿子,因为他正在准备12月29日开始的考研。

“不想让他分心”,裘的妻子解释没告诉儿子的原因。

直到1月4日,考研已经结束几天后,才知道父亲受伤的消息,那时候手术各种也已经做完了,裘平安儿子跟我说。

二、还没停下来的“痛”

工作停了,住院治疗结束了,但裘平安意⊇外受伤的“痛”,还没有停止。

3月2日下午,到裘平安家里时,裘平安正背着大门方向,坐在客厅的实木沙发上。在他左手边,紧挨着沙发扶手,一副灰把手银色金属拐杖斜靠在墙上。

见到有人来,裘平安扭过头打招呼。等走到他面前时,他努力挪动身子,想坐得更端正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军人习惯),但似乎没能成功——左脚伸的太直,右脚弯曲,但右脚跟没有着地。

我问裘平安是否好点了,他有点无奈地扁了扁嘴道,“还是痛,两只脚都用不上力,腰也痛,是第4根腰椎”。

在裘平安面前,有一个用来放脚的高凳。他让人把旁边一个蓝色海绵垫放在凳子上,然后抬起右脚放在上面,用手指着脚跟给我看。

在住院近一个月、出院近两个月后,可以看到,他的右脚跟手术处已经结出一厚厚的伤痂,沿着结痂处还能看见一道L形切口,整个右脚仍然肿得像Ç馒头。

而在他的左脚上,沿着膝盖往下,一道45度的手术疤痕横亘其上。在紫红色的伤疤两边,还密密麻麻分布着30多个“红点点”,跟术后留下的痛一样,尚未消失。

在跟裘平安聊天过程中,“痛”是他提到最多的一个字眼。

我问裘平安,摔倒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裘平安说当时痛得头脑一片空白,哪还能想什么,就是痛。

当时,他最担心的还是腰会出问题。“因为当时整个动∈不了,动一下都很痛的。后来发现右脚跟沾不得地,沾地就很痛,左边就根本动不了。后面人坐在那里,反正就是动不了”。

到医院后,痛仍然没有止住。

裘平安回忆刚送到医院那晚“头天晚上叫了一晚上,打止痛针也没有用”。

接下来就是检查、消肿、准备手术。入院第6天,12月21日,医生为裘平安做了左腿手术。一周后,又做了右脚跟骨手术。钢板先后被装进身体里,要一年之后才能取出来。

裘平安表示每次手术,麻醉效果消失后,就痛得受不了。

躺着被抬进医院的裘平安,住院后基本也都是躺着,包括吃饭。裘妻表示,吃饭时,也只能在他头下枕个小枕头,而不能把床摇起来靠着坐,因为太痛了。

住了20多天后,裘平安觉得腰依然很痛。原本诊断为软组织挫伤的腰,仍然痛得ࢮ厉害。在跟医生反应情况后,重新做了腰椎检查,发现腰4椎体压缩性骨折(此前诊断为“软组织挫伤”)。

医生给出三种治疗方案——保守治疗、微创以及手术。

又要做手术?裘平安不想做了。最终裘平安选择了保守性治疗方案——也就是躺,至少要躺两个月,让骨头自己长出来。

这次倒不是怕痛,“不敢赌啊”,裘平安叹了口,坐在沙发上,ⓟ喃喃道。腰椎手术风险很大,听人说,做不好甚至可能导致瘫痪,最终选择保守性治疗是不敢赌,也赌不起。这是裘平安和家人的想法。

裘平安确实赌不起。

据裘妻介绍称,裘平安受伤后,家里就自己一个人上班,工资不高,但开支不小——“家里每个月还有1万多块钱的房贷,儿子在北京那地方上学,一个月生活费得好几千……”

再过了几天,医生通知裘平安出院。“当时是28天还是29天(医生)给我打电话,就要我出院”,裘平安告诉我。医生给出的理由是“工伤规定不能住超过一个月,超过一个月费用自己出(不能走医☜保)。”

“你回去也只能躺在床上,你不能下来”,出院时医生嘱托。由于腰椎骨折采取的是保守治疗,出院后,裘平安仍然只能“躺着”,而术后的休养恢复,也比想象中更难。

“之前听人说拄个拐杖就可以了,现在发现没这么容易”,裘妻告诉我,出院40多天后,现在裘平安可以拄着拐杖动一动,比如从沙发挪到餐桌吃饭,但要他做饭什么的,还不行。因为他两只脚有伤,不能用力。

如果不能自理,接下来谁照顾,是他们面临的新问题。裘妻要上班,不能照顾丈夫,而之前一直放假在家的儿子,过几天就要去北京学校参加校招,准备找工作了。

2月21日考研成绩出来后,裘平安儿子的考研成绩并不理想,现在准备找工作了。“本来还想劝他脱产再考一次,但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没办法”,裘妻谈起儿子准备找工作的事时,有点无奈。

我问她这次意外,是不是对儿子接下来继续考研还是找工作有影响,裘妻表示,“(影响)肯定有的,开支那么大,只有我一个人上班,工资也不高,但是在北京那地方,你知道,生活费一个月要好几千”。

当然,选择找工作或者考研,裘的儿子肯定有多方考虑。只不过按照裘妻的说法,父亲受伤,在儿子选择工作的天平上,无形中加了一道砝码。

三、猝不及防的“意外”

意外发生前,谁都不会想到会发生自己身上。这是很多灵活就业者的想法,裘平安也一样。

我问裘平安去劳务公司找工作前,像他这样的灵活就业人员,会不会考虑福利保障,比如保险。

“这个我们真没考虑,我们就考虑当时多少工资”裘平安摇了摇头回答说,“(我们)都没考虑,谁愿意去出事,说句不好听的话”。

裘平安没有考虑这个,也没有买社保和医保。据裘妻介绍,原先是买了的,但是去年4月份已ા经停掉了,后来想补缴已经补缴不上了,只能今年再买。

跟裘平安一样,我跟同为灵活就业的工厂"流水线的日结工人李师傅聊天时提到这个问题,50来岁的李师傅好像并不知道怎么买这个事情。他告诉我,像他们这种做日结工作的,大多数也不会买这个,“谁会买这个”,他跟我说。

灵活就业的工人们没想出事,不代表事情不会发生,事实上类似意外并不少,小到受伤,大到死亡都有发生。

劳务行业服务平台“劳务邦”培训总监胡欢介绍称,“像从事仓库物流这类工作的灵工,小工伤很多,基本上每个城市、每个月都会发生”,并且各种各样。

胡欢给我举了几个身边的例子。比如有工人从装卸货的叉车上摔下来的,有工人被传送带削掉手指头的,还有工人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等等。

前几天,ਗ਼他们平台就有一个灵工,在用割草机割草时,碰到了埋在草下面的石头,溅到眼睛上,导致受伤。

“小工伤很多,还有死亡的,但比较少”,胡欢表示,去年,他们平台有一个灵工猝死在宿舍。“那时天气很热,员工防范意识较弱,在宿舍洗衣时猝死了”。

据胡欢介绍,平台是为这个员工买了保险的,但是由于死者家属不愿做法医鉴定,无法获得Π具体死亡原因,走不了保险。最后只能是平台和甲方公司出钱,“赔了几十万”。

可见,猝不及防的意外,不仅对灵工是隐患,对劳务公司Κ和用工单位同时也是隐患。

裘平安虽然૙找工作时没考虑保障,但出事后第一时间还是想到找公司。毕竟像他们这样的灵活就业者,根本很难承担意外后果。

费用就花了四万多。还不算后面复查、休养等费用,以及因伤带来的务工费等损失。按他自己的说法,(上班)每个月能赚几千块钱。这次意外如果自己承担,就相当于至少白干一两年。

“第一时间就找公司,公司后来就来车了。公司还是很快,马上就过来”。当我问意外发生,缓过神来后,裘平安第一时间想的是什૨么,他告诉我说。

裘平安事发时所在的劳务机构,是长沙泰启企业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据公司副总经理周志钢介绍૝,此次裘平安治疗、护理等费用都是公司垫付的,一起是4万多。

周志钢做这行10年了,据他介绍,灵活就业有很多种,有按工作时间计算的日结、月结方式,还有按量算薪的。这几年灵活就业人员也越来越多,光去年他们在长沙招聘的灵活就业人员就有一万多。当然,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没有以前好赚钱了”。

启泰这次反应很快,除了企业责任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为员工买了保险——灵活用工日结保险,这是一款微信支付与微保针对日结工群体推出的专属保险产品。

裘平安每天在上班前刷脸打卡的同时,会完成日结保险的记名投保,并生成一张为期24小时的保单。保险费用由劳务公司支付。保险金额分为四挡,从10万到80万不等。

启泰给裘平安买的是最高档,保费2元/人/天,保额最高80万元。我问周志钢为什么会给员工投最高一档。周表示,现在灵活就业人员虽然越来越多,但是竞争也很激烈。

买保险保员工的同时,其实也是在保企业。毕竟“出一次事故的花费,买保险随便&#263b;买了,现在劳务机构一般都会买保险”。周志钢表示,“像一些中小劳务公司,如果不给工人买保险,一旦出几起事故,企业可能会倒闭。”出现事故,对劳务机构来说,也是猝不及防的意外和重压。

据周介绍,尽管劳务公司对员工都会有岗前培训、安全宣导(主要由驻场人员完成)、也有对异常事件复盘,但事故只能尽最大程度降低,而无法避免。

四、2亿灵活就业者保障的最大Ã难题

尽管现在很多劳务公司都会买保险,但依然有一部分灵活就业者在工作期间是没保险的“裸奔”状态,这是2亿灵活就业者保障的最大难题。

劳务邦技术总监鄢沈永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最重要一个原因,并非大众认为的劳务公司为了省钱,而是“以前我们劳务公司买的那种保险,需要提前24小时报备,”不能即时生效,导致一些灵活就业工人覆盖不到”。

鄢沈永给我举了个例子,像裘平安这种劳务派遣,因为不知道第二天谁会ઍ来,就没法去报备,所以造成很多时候购买不到保险。“不是不买,而是买不到”,鄢沈永强调说。

去年他们公司福建分公司就出现过一例,“发生在上班的途中,然后出了交通事故死亡了”,据鄢沈永介绍,“当时家属来找要赔偿,但没有给他买保险。因为他是灵活就业人员,所以也预料不到。”

雇佣裘平安的启泰,是劳务邦服务的劳务机构。按照鄢沈永的说法,之所以给启泰推荐的的灵活用工日结保险,是因为“微信支付的微工卡按日保,只需员工到场¶扫码考勤即可即时投保,大幅提&#260e;高了员工保障,降低企业用工风险。”

鄢沈永提到的“微工卡”,提供灵活用工日结保险只是功能之一,还承担着员工考勤和在线发薪等功能。

据鄢沈永介绍,在劳务行业,除了为及时为员工承保外,流动性大的灵活就业者,管理成本也很高。

比如日结工发薪,工人完工后就要发钱,如果人工操作的话,差不多要2分钟/人,给50个员工发薪就差不多要100分钟,不仅效率低,还容易发错(比如同名的)。

尤其是像裘平安这种上晚班的,早上7点下班,工人已经非常疲倦了,还要排队等着签到确认发薪,对工人来说也累。

“使用微工卡很方便”鄢沈永称,一个是有实时定位和人脸识别,数据造假很难。以前用纸质考勤,数据可能被人造假,管理更难。

ˆ

还有一个就是效率高了、成本低了。员工上、下班只要通过刷脸,就实现实现了考勤和日结险投保,员工扫码后就能直接回家睡觉,我们这边把工资一审核,可以一键发放◈到员工的微信零钱或者银行卡里,相当于考勤、投保、发薪全搞定了。

当然,鄢沈永也表示“灵活就业人员这个蓝领群体,相对来说,对新技术接受比较慢,需要一定的学习成本。”

这也是之前裘平安说的,最开始用有点不习惯,习惯了还挺方便的。

总的来说,对灵活就业人员来说,可能无法永远避免意外发生。但通过更完善的保障制度, 来尽量降低意外带来的伤害。

裘平安这次发生意外,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裘妻表示,至少没有生命危险。另外劳务公司也没有跑,他们还愿意负责。

这其∠中,保险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因为有保险公司兜底,能够即时承保、即时生效的“微工卡”存在,多少让员工和用工单位在面对意外时,多了些底气、少了些压力。

当然,谁也不愿意意外发生。但当意外发生前,我们应尽最大可能、编织一张提供灵工意外保障的密网,接住可能“掉下来”的灵活就业的产业工人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裘平安为化名。

 

作者:陈小江,微信公众号:螳螂观察(TanglangFin)

本文由 @螳螂观察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