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创业的00后,已经败光几十万

编辑导语:创业似乎是人人都会去尝试的一件事,现如今00后也已加入创业大军中。这篇文章作者介绍了四位00后创业的亲身经历,警示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感兴趣的小伙伴一起来看看吧。

年轻人总是热血而健忘。这厢90后创业潮刚刚过去,那头00后已然冲上了创业最前线。

2003年出生的剧本杀店主陈静静认为,“我们这一代人,骨子里是不爱打工的,都想自己创业赚钱”。

只是这一次,开发个APP不௄再是创业入门款,00后的创业大方向是“开个店”:奶茶店、剧本杀、古着店……90后的关键词若是互联网,00后则喜提“新消费”。

然而创业并非避风港。00后目前年纪最大的才22岁,毕业不过一两年,不少00后不仅大胆创了业,而且已经走完了全程——关门大吉,背负债务。

19岁那年,读大四的郑辅君觉得“打工没前途”,选择开奶茶店。他搞定了爸妈做“投资”10万,又在网贷平台借了5万,仅仅筹备一个多月就开了业。

然而开业一周以后,他发现客流稀疏,全靠朋友捧场,找了第三方做平台推广,几千块花出去也没有任何回音。到最后开门的每天都在亏钱,新一轮的房租、员工薪水、货品支出,又在等着他继续输血。仅仅一年后,郑辅军从⌉大学毕了业,也关闭了奶茶店,负债30万੪。

创业的问题不止负债。一些00后将创业看得很简单,甚至只是为了ૡ躲开想象中领&#222e;导的PUA,然而等到真的开店了,他们才发现,自己要面对的问题可能更麻烦:招不到员工怎么办?员工不服管怎么办?房租太高怎么办……种种麻Š烦,比单👿纯做员工更让他们头大。

创业远看是浪漫的玫瑰色,近看却是骇人的猪肝红。

字母榜与4位毕业后创业的00后聊了聊创业现实与残酷的一面,他们已经为创业背负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债务,有的已经关店,有的还在苦苦坚持。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文中孙小美、隋文鑫、陈静静、郑辅君均为化名)

一、半年烧完父母60万元,以后还是想创&#25d0;业

孙小美,女,22岁,美业

我是安徽人,2020年大学毕业,本来想着去韩国留学,结果疫情爆发,留学黄了,就找爸妈拿了60万元创业。

看很多博主说美业是大趋势,开店如何开店,我就心动了。克丽缇娜等大品牌加盟费要几十万,我嫌太贵,就自己创立新品牌,由于什么也不懂,一开始就花了8万元,在某个机构学习日式皮肤店管理体系,当时听机构里的老师拍着胸脯保证,“跟着我们做,保准你能赚钱”。

没想到,自己创业之后,踩了无数坑。

刚创业时,我心高气傲,想做高端店铺,在上海郊区租了一个150多平的商铺,一个月房租1万多,店里的马桶、洗脸池、洗护产品统统ઠ都要名牌。请设计师不但开销大,原材料、设备还比市场价多花了几万块。

前两个月,新店完全没有生意,每个月亏损5万块。后来做了一些线上推广,客流才慢慢变多,但每个月固定的房租和员工开支还是太高了,依然没有达到盈亏平衡点,我算了笔账,如果想要赚钱,那我每天必须要达到5000元的营业额,也就是50个客人,现在每天平均10个客人左右,还是差太远了。

除了账面亏损,员工流失对我来说才是最致命的问题,这也是导致我直接闭店的原因。

店里有4个员工,其中两个是30多岁的上海本地人。她们从事美业时间比我长,年纪比我大,根本不听我的话。

有一次客人要办卡,我全程跟客人做了面部诊断,这个员工只是▦负责了护理,按理说这个客人不算她的,但后来还要跟我争提成。再比如,我给员工划分清洁区域时,她们也会争吵谁多谁少,说我不公平。我怀疑这些人在故意搞事。

去年6月,这两个本地人跟另一个从创业开始就跟着我的老员工,同时提出离职。当时我真是很崩溃,一时间根本招不到合适的人,没有员工怎么开工?雪上加霜的是,眼下又要交下半年的≅房租,需要20多万块,我上哪去凑这么多钱?

我父母也是经商的,早年来上海打拼,在这里买房扎根,这60万元他们拿得不容易,都能在老家再买个房子了。我现在是焦虑又ક自责。

虽然开店亏了60万,但也从中学到不少经验。目前准备在这个行业继续扎根,提升自己。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想创业。

二、为了避免毕业即失业,大二就创业,结果负债20万元

隋文鑫,男,19岁,古着店

我是哈尔滨人,现在在沈阳读大二,我是专γ科生,专业学的是环境艺术设计。这个专业出了名难就业,为了四年后大学毕业不失业,未雨绸缪,我就打算自己先在沈阳开个古着店。

去年10月,我开始准备,⇓首先是选址,当时综合比较下来,如果是商圈,一年租金就要几十万,小区的房租最便宜,80多平的店铺一年下来才3万块,我一听价格还算合适就签了合同,但小区也有一个问题,是很难吸引客流,人们逛街也不会去小区,听起来就不是很正规,但没办法,谁让我预算不够呢。

选址不好,我创业时还犯了另一个错误,那就是时机不巧,当时沈阳也有疫情,但不严重,我就盲目乐观地预估了未来,其他人都能在这个ⓥ时间创业成功,那为什么不能是我?

现实还是给我沉重一击。虽然是小本生意,进货卖货会计什么都自己来,不雇员工,但古着进货成本很高,我在海外进货,本身境外◊运费就很贵,加上衣服ⓓ每个月大概要花2-3万。

创业4个月,我在这个店的投入就已经超过20万,大部分的钱是我爸妈给的,自从开了店,我੩就开始节衣缩食,过去还会穿几千的Nike,现在都变Ν成了几十块的回力。

古着跟一般的衣服不一样,一款只有ι一件,便宜的几百元,一般的价格都要几千,普通大学生消费不起,我必须去做白领的生意。

一开始是朋友捧场买点衣服,为招揽生意,我和女朋友在抖音直播。她是我大学同学,陪伴我一起创业。我们每天连续直播好几个小时,喉咙疼、腰酸背痛都是小事,重要的是有没有订单,直播间观看量从几百到几千,破万那一刻是我和女友最激动的时刻。

我去年11月、12月的生意还算不错⇒,抖音的客流上来了,最好的一个月卖出2万销售额,虽然覆盖不了成本,但我很清楚,这个数字,我一个专科生如果出去打工是很难赚到的。

但从今年开始,沈阳疫情越来越严重,来实体店的人也越来越少。到后面基本已经没有客人了,店铺彻底成了堆货仓库,我ρ决定把店先关了,线下生意暂时不做,现在只能靠着线上几个单子勉强度日。

赚钱是不可能赚的,能保证不亏就不错。直播我也在继续做,感觉销量大不如以前,我甚至想过把店关了,但一想想大洋彼岸还有3万多的货就肉痛,定金已经付了,关店的话损失更大,只能挺着。

反正现在如果给我20万块,我一定不会选择古着店创业。

三、员工背后说我坏话,被我发现却说“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陈静静,女,19岁,剧本杀

去年3月,大二开学之后,被朋友拉着玩了一次剧本杀,据我观察,重庆剧本杀门店还蛮少的,闺蜜也很热爱这个行业,于是我俩决定共同创业,投资五五开,还写了一份策划书,↓说服双方父母共同出资20多万元,在学校附近开了家剧本杀店。

100多平的店铺,一个月租金就是1万块。为了节省开支,我找了几位学美术的同学来设计装修。买剧本也很贵,好的本子都要几千甚至上万,而且每个月都要买新本,剧本属于一次性消费,如果不经常更新的话,那些老顾客就流失掉了。

员工大多是兼职,由于开本的时间不固定,都是谁有空就来,所以没有底薪,只拿10%提成。

人力资源问题一直是我比较头疼的,我年纪比员工小,他们一直不把我当成老板,服从性很差。某天,我听到几个DM在一个房间说我坏话,“XX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工作到晚上两点钟还不给加班费”、“XX什么都不懂,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做生意”……我听得火冒三丈,直接进去跟他们理论,得到的回应居然是“已经够给我面子了”。

这些问题我都忍了,只要生意好就行,我的店开业以来客人还蛮多,不像其他小店铺还要犯愁客流问题。开业初期几个月,尤其是五一小长假,店里爆满,最忙的时候几个Dਜ਼M轮轴转。

但旺季之后紧跟着就是淡季,小长假结束后,老顾客因为没钱了不出来玩,只有周末生意会多一些,那段时间我整夜睡不着觉,毕竟房租还得交,而且我们还没盈利。

当初我们乐观预计半年之内回本,然而现实并不如意。去年8月,我和闺蜜算了一笔账,发现回本依然遥远。我们马上就大三了,我还打算考研去上海外国语大学,闺蜜也有她自己的规划,没有太多精力和时间去经营店铺,现在疫情又严重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本?

如今剧本杀市场越来越饱和,而且我听说将有一波收购,估计会有大连锁品牌出现,我们这种小品牌更是很难出头,于是产生了关店的想法。

关店意味着大几万的钱直接打水漂。我跟我妈坦白,她倒是很支持我闭店,她看到我这段时间因为创业,身体出了很多小毛病,心疼我,早就劝我别干了。

关店的那天晚上,我和闺蜜两个人喝酒到凌晨,醉到不省人事。的确舍不得放弃,但迫于现实,关店是当时最理性的选择。

四、永远忘不了在门前贴上“本店转租”的那一天

郑辅君,男,21岁,奶茶店

刚毕业的我,还是低估了社会的残酷性。

大四的我算是个文艺青年,理想中的生活是,“开个奶茶店,岁月静好”,现在看来只实现了前一句。

当时觉得“打工没有前途”,毕业以后身边朋友撺掇我开奶茶店,头脑一热,我决定在广东老家省会开店。前年11月,在商圈租了一个小店面,一个月租金3000元,自己上网看了一些运营教程,装修选时下的网红风,雇装修团队,又跟着某个机构买了设备材料、店牌、餐椅等,前后花了大几万。

我自己之前有点存款,朝爸妈借了10万,后面又在网贷平台上借了5万,都投在了奶茶店。我还招了2名员工,都是跟我年龄差不多大,平时就是兄弟互称,我跟他们的关系很好,按照每月2500元的工资算,每月员工薪水+房租支出也将近一万。

筹备了一个多月就仓促开张了。开业第一天,我还请朋友们过来打卡,免费请他们喝奶茶,顺便帮我发朋友圈做个宣传,朋友们笑称我是大老板,祝我暴富发大财。

前面几天还ਨ有朋友过来捧场,一周以后,基本上就没人了。我这是小品牌,就算客单价足够低,周围还有蜜雪冰城、茶百道等知名连锁品&#266a;牌,线下我根本竞争不过。

为了提高曝光,我转战线上,在美团、大众点评上花钱做推广,还花几千块钱找第三方服务商设计广告Í,效果我并不满意,我找平台投诉过,但对方以服务已提供为借口拒不道歉,毕竟已经给你曝光,客人去不去又是另一回事,也算是创业的教训吧。

我们的奶茶一杯就10-20元左右,更多还是学生会光顾我的店,平时周末人会多一些,但后来随着老家疫情严⇔重,先是建议核酸,后来变成强制核酸,甚至还要居家隔离,店也越来越冷清,有个员工后面干脆不来了。

虽然订单越来越少,但房租、员工工资、材料等支出一样不少,都在等着我去解决。每天店面只要开张就是亏损,长期焦虑和压力∇,导致我身体也出现一点问题,脸上冒痘,口腔溃疡,舌头还烂了几处。

ਫ਼最无望的,还是疫情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小店经不起拖,我实在不愿操心了,最后,去年与我爸妈商量决定割肉闭店,将员工辞退。

创业大半ε年投资的接近30万就这么没了,我永远忘不了在门前贴上“本店转租”的那天,又是难过,又是解脱,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作者:邢思远;编辑:毕安姊;公众号:字母榜

本文由 @字母榜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Ε。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