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人:「虚火」过旺

编辑导语:虚拟人作为当下最热门的风口之一,深受Z时代人群和资本市场的追捧,那么它最终将何去何从呢?是走Ζ向幻灭还是美好的未来?作者就此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就一起来读读看吧!

虚拟人的真正爆发一定是伴随元宇宙的成熟,这更是一个遥远的未来。

人们常常会有无限接近未来的错觉。

而错觉的互相加持,会让一切显得更加咫尺可近,比如虚拟人的风口。

Z世代的二次元风潮、疫情加速的数字化趋势、元宇宙的春秋大梦、网红IP的人设塌房以及MCN内斗,都让虚拟人成为当下最热门的风口之一。

当看似所有的风都吹向一个口子时,究竟是大势所趋还是南柯一梦?

经济和商业最复杂的地方便是在于人性的博弈,它不像物理可以用几个简洁优美的公式就可以定义和预测。虚拟人这个充满科幻感的概念,依然不可避Η免落入了最常见的宿命,如同区块链、元宇宙和NTF一般,成为最大¦的投机窗口,ો所有人一拥而上、彼此站台,在看不清的未来里指手画脚,用旧技术描੭绘新未来,用旧故事割新韭菜。

一、Z世代追梦,资本造风–

市场所有性感的故事,都源于新人群的新需求,虚拟人也不例外。

虚拟人市场的火热,与Z时代人群主导的二次元文化有直接关系。

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的二次元用户规模约为3.32亿人,预计2021年将突破4亿人。而且,这届年轻人是正在通过消费来支持自己的喜好,调查显示,有37.2%的受访网民每月为虚拟人花费金额在200元及以下,24.8%的受访用户表示愿意花更多的钱支持虚拟人物。当洛天依站上春晚和冬奥的舞台上时,就意味着二次元早已不再是什么亚文化,而正在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这一切都是已经崛起的Z世代用脚投票的结果。

“相约北京”奥林匹克文化节开幕式上,洛天依演唱歌曲《Time to shine》如同开头所言,风的叠加会形成加速度。去年下半年第一网红李子柒和背后MCN机构的商业纠纷闹得人尽&#256d;皆知,让资本们再一次深刻感受了真人偶像的不可控,此时柳夜熙恰逢其时的横空出世,这一下一上的两大事件,直接将虚拟人的讨论推上了风口浪尖。创业者和资本们永远闻风而动,其动作之快让你&#266b;分不清是投资还હ是投机。

2021年全年,虚拟数字人相关投资有16笔,融资金࠹额从数百万元人民币到数千万美元不等,其中不乏红杉资本、GGV纪源资本、峰瑞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2022年,热钱继续涌入,开年第一个月,虚拟人领域近百起融资累计已超4亿元。

市场上,迅速涌现一大波为自身贴上“虚拟人”“数字人”标签的公司,他们来自影视、游戏、网红经纪等众多领域,但凡有点擦边,都恨不得将“虚拟人”贴在自ਜ਼己脸上。即便不相关的企业,也不妨碍推出虚拟人作为自己的形象代言人,生怕上车晚了赶不上趟。

市场上最热闹的,永远是离消费者最近的,换句话来说,是离流量最近的。

Ç

曾经“一夜爆红”的柳夜熙如果将虚拟人产业分为上游基础层、中游平台层和下游应用层,虚拟人只是处于下游应用层,虚拟人的火热并不意味着产业实现了升级。以头部虚拟偶像柳夜熙为例,虽然制作成本高昂,但在技术层面,也不过是电影工业在短视频领域的降维打击,属于常见的真人驱动+动作捕捉+特效处理。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头号偶像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数字人影响力指数报告》,在“影ૄ响力”评估上,虚拟偶像遥遥领先。但‹虚拟偶像说破天也仍然是在网红经济的范畴,换了张皮的网红还是网红,造人设、做营销、卖广告、带货,创造的也仅仅是更激烈的内卷而已,还是完全没有灵魂的纯工具人。

无论是柳夜熙、洛天依还A-soul,消费者能接触到的虚拟人也Ü主要集中在偶像领域,它们不过是过去业态的边界扩张而已,并没有什么值得激动的。

二、元宇宙要不要背锅?

归根到底,虚拟人的大饼,离不开元宇宙的大梦。

在虚拟人的营销关键词中,元宇宙永远不会缺席,但元宇宙是一个庞大的生态,虚拟人只是这个生态最前端的触角。

至少目前,绝大≤部分虚拟人都只是触到了前端的流量,Ǝ而没有触到后端的技术底层。

在传播学里打转的虚拟人,在技术革命的降维打击面前,就如同无根之木。

虚拟人的最高形态应该是AI驱动或者数字孪生,前者可以让你和NPC真正做朋友甚至谈恋爱,比如《银翼杀手2049》中主角有个贴心的全息投影虚拟人女友,后者可以让你在虚拟世界真正拥有一个“分身”,就像《失௄控玩家》中描述的那样。

《银翼杀手2049》剧照而这两种形态都有赖于元宇宙框架的搭建,建立在同样的技术架构之上。所以,虚拟人的虚火,和元宇宙的虚火同根同源。用元宇宙的逻辑来理解虚拟人,也是再恰当不过。

而技术底层和消费者之间往往隔着千山万水,对渴望在虚拟ã世界再活一次的消费者而言,它们看不见也摸不着。

对企χ业而言,有能力介入底层技术的更是少之又少,市面上大部分虚拟人玩家甚至连皮毛都摸不到,但它们却占据了极大比例,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中国现有“虚拟人”、“数字人”相关企业超过28 万家,2016-2020 年,5 年新增注册企业增速复合增长率近 60%。

本质上,虚拟人市场的矛盾依然是——市场营销的科幻未来和技术底层的落后现实,用「魔法科技」AI负责人杜子航的话来说,就是“是日益增长的高质量虚拟内容的需求,与落后的虚拟内容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在这个矛盾下,相比to C的虚拟人运营方,to B的虚拟人基建企业,反倒更具备长远的ਰ投资价值。

这依然是个古老的商业故事,挖金矿的大多数在热闹后凄然离场,而“卖铲人”最终赚的盆满钵满,例如英伟达这样坐拥算力“垄断”优势的巨头,无论吹的是云计算、元宇宙还是虚拟人的风,都绕不过它的技术支撑。

被“忽悠”瘸了的投资人自然也能看到。

拥有自主研发CG和AI能力的虚拟人制作工具开发商深锶科技,在去年获得了三轮融资;自研了三维AI虚拟人能力平台的魔珐科技,早在2019年6月就完成了数亿元A轮融资。纵观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的虚拟Å人融资项目,大部分依然是技术产业链上游的公司。

魔珐科技融资历程涉足虚拟偶像的企业众多,但真正拿到融资的却极少。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考量,这也是因为在C端的IP打造和流量运营上,马太效ÿ应极为明显,在柳夜熙面前,一众虚拟偶像都黯然失色,更关键的是,为什么投资人要花更多钱来玩一个老游戏?投资前端并非完全没有价值,最科学合理的自然是,整个虚拟人产业生态上下…游的均衡权重投资,但市场永远都દ是不理性的。无论怎么投,投资人都相信是◙在“投资未来”,但商业判断和商业结果是“应然”和“实然”的区别,前者是线性分析,而后者是立体波动。

在遍地皆是红海的互&联网领域,虚拟人或者元宇宙就像一根救命稻草,在看似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最本能的选择就是上船再说,这是由恐惧和狂热共同驱动的结果,但它们大概率的产物是泡沫而不是奇迹。

三、幻灭和未来哪个先到?

所谓虚火,即商业预期和产业现实之间的夹角,夹角越大,虚火越旺。

据《2021年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测,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这其中还特意提到了身份型虚拟数字人,就是前文所提到的数字孪生,作为元宇宙的重要一环,它的产值约1750亿。‘另外类似于AI助手的服◘务型虚拟数字人的产值则为950亿元。

看起来,相较元宇宙数万亿美元的旷世大饼,虚拟人的未来产业规模似乎并不那么性感,毕竟在媒体报道中,很多新赛道都是动辄千亿的市场规模。当然,也可能是我们的想象力不足以想象未来的盛宴,毕竟所有对未来的预测都是基于现状的推演。

《2021年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至少从现在来看,虚拟人产业发展还有以下两个明显瓶颈——首先,虚拟人商业价值较为模糊。在虚拟偶像这块,如同前文所言,商业模式本质并无创新,在变现方式上甚至更为局限,比如效率最高的直播带货就无法进行,更尴尬的是,运营虚拟偶像IP的成本比真人IP还要更高,因为目前主要还是以真人驱动为主,真人动作捕捉演员的培养,前期的技术设备投入,都卷上了天际。

而令人期待的数字孪生的虚拟人,虽然已经在游戏和社交场景中落地,但其作用依然仅限于“皮肤”,没有智能穿戴的传感,没有强大AI算力的支撑,那种虚拟世界的真实体验永远无法实现。

前段&#25a0;时间爆火的社交app《啫喱》,用户通过AI捏脸来创造自己在3D世界的分身,虽然一度下载量超过了微信,但随着审美疲劳和无本质创新,很快便被玩腻了的用户抛弃,其商业前景也难以看好。

社交app《啫喱》另外,虚拟人技术实现过于复杂。虚拟人的制作涉及到计算机图形学、图形渲染、动作捕捉、深度学习、语音合成等多种底层技术,虽然存在于非物理世界,但在应用层面上,又受物理场景局限明显,不仅需要软硬件一体的共同支撑,还要有对应的平台构建。

并且,越拟人越逼真,技术上限越高,更麻烦的是,要在用户体验上增进一小步,就得在技术上增加几何级的成本,而这一∃小步,在商业价值上并不会带来几何级的提升。

虚拟人的真正爆发一定是伴随元宇宙的成熟,这更是一个遥远的未来。

大部分创业都死在黎明前的未来,黎明越远,死伤越重,不免让人想起曾经的AI浪潮,野心家们当初所描绘的盛世至今也未能真正实现,唯有一地的尸骨清晰可见,造成了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即便是AI四小龙也在艰难ਭ求生。

虚拟人的虚火,会走向曾经AI虚火的命运吗?

 

作者:木宇;公众号:壹番财经

本文由@ 壹娱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