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央视315曝光后,“老公遍天下”的秀场直播怎么样了?

编辑导语:在“清朗”行动中,有关网络直播打赏及短视频乱象从严整治👽,很明显,秀场直播行业将受到严重影响,在此发展中,有主播坚决辞职,有公会艰难转型。那么秀场直播目前现状及发展如何?且看本文进行分析解读。

“我一个朋友,每天往直播间一坐,每个月能赚几万块,让我自己去唱歌、跳舞、跟粉丝聊天,太累了”,一个主播在跟某直播公会谈判时说。在她看来,能帮忙去维护粉丝、搞定“大哥”的直播公会才称得上专业。

但这样的“好日子”可能要一去不复返了。这个月,秀场直播迎来双重暴击。

3月15日,央视315晚会曝光了“男运营假扮女主播”的行业乱象,吓得“榜一大哥哭晕在厕所”,不少主播不得不连夜安抚“大哥”,直接打起视频电话表明正身。

3月17日,2022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新闻发布会上,有关网络直播、短视频的整治首次以专项出现,并被放在了1号位。

其中特别提到,要从严整治激情打赏、高额打赏、诱导打赏、未成年∴人打赏等行为,坚决整治直播间营造虚假人气等行为。

种种迹象表明,秀场直播会是今Å年“清朗”的重点关照对象。

一、暴击之后,秀场直播还乱吗?

1. 秀场直播口碑变差,主播、运营辞职跑路

“我们有一个做了三四年的主播,315之后立马辞职不干了。”

沈阳某直播公会负责人催火火向新榜编辑部透露,本来秀场直播并不太受关注,但315之后大家都觉得这个行业在骗人,口碑不是很好,很多主播、运营的职业认同感变差了。

“一些想赚零花钱的兼职主播直接就不做了,很多运营不想让家人朋友知道自己在做秀场运营,也提出了离职。”

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男运营假扮女主播”的情况并不多见,但在部分直播公会,开播前主播往往需要到各个渠道私信“大哥”展示自己,以保证直播间人气,这个工作很繁琐,有时会由运营代劳,同时运营还需要负责整理、监管主播的私信。

央视315晚会截图

“现在这些运营都不敢再帮主播处理私信了,怕违法”,崔火火透Χ露,315之前,曾有相关部门到自家直播公会卧底,检查是否有违规行为。据了解,运营帮主播代聊,如果涉及金额巨大,可能会以诈骗罪论处。

“运营使不上劲儿,现在工作全压在了主播身上,结果就是主õ播干不了这么大的工作量,导致直播间人气急剧下降”,崔火火说。

2. 打赏GMV并未下降,监管细则尚未落地

不过,虽然“清朗”行动提到要对不规范打赏进行治理,但多家直播公会表示,目前并未受到太多影响。长沙某直播公会运营总监陈牧远透露,从目前他了解的情况来看,各平台各工会的打赏GMV并未下降。

但部分从业者也表示了猜测和担心。崔火火猜测,“如果去掉高额打赏,可能会换一种方式,比如用实物打赏代替虚拟打赏?具体还要看平૩台的规划”。闪耀传媒运营总监夏天则认为,如果去掉PKρ功能,很多人可能会失业,因为秀场直播出流水的地方主要就是PK。

有关打赏的监管细则,直接关系着直播公会和主播们的收入。据了解,直播公会收入主要由平台返点、打赏分成组成,其中返点比例又高度依赖打赏金额。对秀场主播来说,打赏分成也几乎是唯一的收入来源。

抖音对直播公会的相关细则

据崔火火介绍,沈阳某主播一个月流水2000万元,能帮所属直播公会拿到更多平台返点,“根据任务完成情况,平台会给直播公会2.5%-20%的额外返点”。夏天则透露,自家直播公会旗下有2000多名主播,其中四分之一主播的纯收入在50万元以上。

因此,诱导“大哥”打赏成为直播公会和主播的共同目标。

“一些骗子公会的主播在下播后会和运营一起商量怎么套路‘大哥’的钱。他们会顺着小时榜上的主播,找到直播间打赏榜上的‘大ⓔ哥’,然后私信说一些爱慕的话,诱导大哥去自己直播间刷礼物。很多男人禁不住女主播‘老公’‘老公’的叫,一上头就可能刷礼物。”

直播间的礼物特效

除了研究如何找大哥,一些主播还会在PK和人设′上想办法。有的主播会给自己营造一些特别的人设,以吸引“大哥”喜欢;有ૣ的同公会的主播则会故意PK,刺激背后的“大哥”为自己刷礼物,“很多时候主播不用说什么,主要靠运营在背后Θ拱火”。

此外,夏天观察发现,“用户在直播间时间长了,如果不刷钱,可能会觉得与直播间格格不入,距离很远“。因此,不少人会冲动之下打赏刷礼物。诱导打赏,可以说是部分直播公会和主播的标准技能之一。

事实上,早在去年,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就提到,要对打赏金额设限,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和延时到账期。

“清朗”行动也提到了“三个规范”

但何时落地,如何落地,从业者们仍在观望。

3. 假数据公司一个月前就被端

“一两个月前,很多直播间就挂不了人气了。”

夏天透露,早在“清朗”之前,不少假数据不法分子的朋友圈已经停止更新,å相关推广也不再进行。“有些假数据网站直接被端掉了。”

以抖音为例,根据抖音安全中心发布的公告,2月1日-3月下旬,平台有35万多个账号因数据造假问题被处理。多家直播公会也表示,虚假人气是业内普遍现象。“一些在线过万的直播间,可能多多少€少涉及一点买人气”,崔火火认为。

据了解,秀ૉ场直播的假数据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虚假打赏。直播公会会假扮“大哥”花钱刷榜,以诱骗真“大哥”上头刷礼物。这种现象在行业早期比较常见,但随着行业规范,再加上多个平台将平台分成提高到50%,大大增加了打赏成本,现在已经比较少见。

一种是虚假人气。直播公会可以通过假数据公司增加直播间人气。这类公司会通过云控软件,控制大量手机给直播间制造虚假人气。此前,搜索平台还能轻易搜索到不少假数据网站,用户可全程自助下单,为直播间购买各类人气套餐。

假数据公司的业务覆盖了大部分主流平台

“对直播公会来说,虚假人气主要有两个作用,让新人主播在刚开播时没那么尴尬,可以稳住心态坚持下去;让大主播的直播间显得更热闹,也方便直播公会发一些虚假战报”,夏天解释。

即为面子,也为利益,是部分直播公会和主播舍不得虚假人气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秀场直播一直饱受虚假人气的质疑。“虚假人气严重,我这ৄ边都有专门上人气的付费渠道”,某直播公会总监无忌♩(化名)说。

几家直播公会一致表示,如果行业能够得到规范,避免恶性竞争,淘汰妄想一夜暴富、浮躁的投机分子,对正规直播公会是一件好事情。

近日,抖音发布ધ了相关公告,明确提到禁止情感诱骗、数据造假等行为,目标直指秀场直播。3月20日,YY直播还发起成立了“YY直播炬光联盟”,要做正能量直播。

抖音公告

“现在平台可能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心态”,无忌分析。

“如果你仔细查那些乱搞的直播公会,会发现他们大多是2019年2020年新开的公会。他们因为不具备运营能力,只能投机取巧”,对于乱象,夏天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二、靠“大哥”的秀场直播,还走得下去吗?

从早年的“千播大战”,到映客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直播第一股”,秀场直播也曾风光一时。但现在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秀场直播模式存੟在问题。

秀场直播虽然多冠以才艺表演的名头,主播也细分出了颜值、才艺、聊天、脱口秀等类型,但多数用户观看秀场直播仍是为了满足情感需求,才艺更多只是▦添头。

秀场直播本质上是一种情感劳动,增强与“大哥”的情感链接才是主播的核心工作。陌陌CEO唐岩曾把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ª为“宏观经济——特别是私营企业主的经营状况,对于头部消费的负面影响”。崔火火也认为,“主播的礼物打赏主要靠少数几个固定‘大哥’”。

某种程度上,秀场直播更像“线上KTV”,少数土豪“⇓大哥”贡献大部分流水。

秀场直播间的3种典型ó“大哥”

制图:强子

在夏天看来,“‘大哥’们需要一个地方去做最真实的自己”。但因为秀场直播内容大同小异,吸引力始终维系在年轻女孩儿/男孩儿身上,“大哥”又数量有限,导致秀场直播天花板明显。

以“直播第一股”映客为例,映客的股价高点定格在2018年7月12日上市那一天,7个交易日后,股价破发,此后一路南下。

与此同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直播带货等新型消费模式的出现,也一定程度压缩了秀场直播的生存空间。

最终,为了争抢有限的“大哥”,直播公会和主播不得不陷入疯狂内卷,以致滋生各种乱象。ਖ਼

三、电商、网红……秀场直播的艰难转型

当秀场直播陷入质疑,转型就成为不少直播公会的选择。

事实上,早在2020年直播电商刚兴起时,就有不少直播公会试水,包括映客、陌陌、YY等平台也曾经或正在探索直播电商业务。但目前来看,转型并不顺利。

本质上,秀场直播是赚少数“大哥”的钱,直播电商则是赚成千上万“姐姐”的钱,逻辑并不相同。

朱梓骁售卖美妆产品时,经常一口一个“姐姐”

“秀场主播没有吃苦耐来的精神,是做不了带货主播的。”

在崔火火看来,相比带货主播辛苦且专业的工作,秀场主播上播时间固定,不需要熬夜,主要的工作就是拍摄视频、回复私信以及研究直播风格,更加轻松。“我问了很多秀场主播要不要去卖货,大部分都不干。”

此外,电商供应链等相关经验的欠缺也制约着直播公会的转型。

电商之外,也有直播公会尝试转型MCN,孵化网红艺人,希望能接到更多商家广告。崔火火就在直播组之外增加了视频组,招聘信息也改为了“短视频达人”。

但术业有专攻,秀场主播转型网红艺人,并不完全适应。

“主播之前在家就能直播,现在不仅需要来公司拍短视频,还要开会研究内容,工作时间变长了,还不一定涨粉,很多人不情愿”,对于自家业务的转型,崔火火充满焦虑。

整体来看,相比起繁琐的选品、供应链以及不确定性极强的短视频,秀场直播的“大哥-主播-公会-平台”反倒是一种相对简单且­稳定的结构。

走出舒χ适区,并不容易。

四、更大众,更专业,会是秀场੐直播的未来吗?

“秀场直播至少5年内会一直存在,不会消失,‘大哥’的打赏也依然会有”,在无忌看来,秀场直播并未穷途末路,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大哥们越来越挑剔,直播公会和主播正变得越来越难。

直播公会需要花费更多心思培养更多优质主播;主播们也不得不加速升级,只有才艺更好、颜值更高的人才能得到“大哥”的打赏。

事实上,变化已经开始零星出现。以抖音为例,目前就出现了两种特点鲜明的秀场直播:

风格更适合大众,是能够和家人朋友一起看的直播。相比“线æ上KTV”,这类直播更像是曾经遍布乡村、小城的演艺大舞台。

激情且有活力,这无疑改善了秀场直播的刻板印象,有机会吸引到更大范围的用户。据新抖数据(新榜旗下抖音数据平台 xd.newrank.☺cn)统计,“柳飘飘农村户外”近180天累计观看人次4.25亿ਫ,场均在线人数3W。

技术更加专业,主播在颜值之外,开始注重表演能力的打磨。这类直播往往在服化道以及舞蹈能力、演唱能力等方面有不小提升,主播的定位也更像是艺人、表演者。

以“舞姬安南”“奥大粒”为例,据新抖数据统计,两位主播的女粉占比均在53%以上(⊂“舞姬安南”74万粉丝时,女粉占比曾一度高达75%)。靠技术吃饭,也让主播有机会吸引到更多元的用户。

或许,随着各方从业者的探索,主播们不必困在直播间,陷入讨好“大哥”的怪圈,秀场直播也能逐渐摆脱外界审视的目光。

参考文章:

《秀场直播大败局》,市值榜

《秀场直播「千层套路」:观看人数40,月入6万》,电商在线

《秀场直播,成了「前浪」》,燃财经

 

作者:云飞扬;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新榜,作者@云飞扬,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