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视频“破冰”,UP主们的春天来了

编辑导语:优质的长视频内容,依然是吸引用户的法宝。在流量聚集能力和社交话题打造上,长视频拥有无法取代的生命力。当下,长视频持续亏损、短视频面临流量困境,如何让两者突破困局,也是各大视频平台的重心。

2022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视剧协会副会长刘家成提交了《关于加大短视频侵权惩治力度和创新授权机制的提案》。

他认为,应当在“先授权后使用”的基本原则下,各方协商短视频二度创作授权机制。

近日,抖音率先宣布与搜狐达成合作,获得了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逆光中告白》等作品在内的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和综艺节目的二创授权,抖音平台和用户可对这些影视作品进行5分钟之内的剪辑、编排或改编。

去年以来,长视频平台举起版权大旗向短视频影视二创密集宣战。

从行È业联合声明‾,到天价索赔,再到行业协会发布的最新版细则,长短视频围绕版权进行着无休止的拉扯,但似乎并未决出赢家。

版权自然应该得到保护,但对所有影视二创的行为令行禁止却并非实现各方利益最大化的最佳解决方案。

根据《2020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在2020年1月1日后上线的、点击量大于100&#256d;万的46万条热门短视频中,12.4%的内容与影视相关,数量仅次于社会类内容。

而另一份《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则显示,有超六成的观众是先被短视频吸引才去观看同名长视频节目的。

在长视频持续亏损、短视频面临流量困境的背景下,“先授权后使用”的影视二创也许可以为长短视频的共赢提供一条出路。

一、影视“二创”背后的¸独立价值

影视二创并不是什么新现象,如果倒推回去,在互联网之前的电视机时代,电影预告片可以算是最早的得到广泛传播的影视二创作品,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无论是直观的票房收益,还是隐形的文化普及。

美国学者亨利·詹金斯在《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中曾经提到,通过再创作,粉丝圈已经形成了一种“参与式文化”,将媒体消费变成了新文本的生产,甚至是新文化和新社群的生产。

1913年,第一批电影预告片之一出现在纽约,是尼尔斯·格兰伦德的创意结晶。

格兰伦德的第一个预告片是为一个舞台表演准备的,但他接着为即将上映的电影创作了其他预告片,其中包括几部查理·卓别林的喜剧。

而国内的预告片行业自2010年左右兴起,发展到现在,一支由业内头部团队制作的电影预告片可能要达到三十万以上。

这个数字,已经足够说明了在那个定义还较为模糊的时代,电影预告片这个影视二创的“前身”已经具有足够坚固的市场和受众基础了。

另外一个类型,是但凡讨论影视二创就无法回避的——影视解说。

比如被众多电影爱好者当作“启蒙读物”的《第十放映室》,就是很明显地吃到了“二创红利”。

《第10放映室》把注意力和落脚点放在电影文化本身,在兼顾娱乐性与学术性的同时对电影的精彩画面进行集中展示,每期节目会围绕一个主题列举三到五部电影,对电影内容加以介绍和评点。

઱比如首期节目围绕“爱情”这一ⓞ主题介绍的《简·爱》和《我的父亲母亲》,前者是“一个自尊女子对爱的定义”,后者则是“一部讲述中国老百姓自己的爱情故事”。

在豆瓣词条的2337条短评中,观众们几乎清一色地表达着对它的喜爱与怀念。

《第10放映室》的任一篇解说词单拎出来,都可以形成一次完整的文学鉴赏。

当自媒体时代来临,越来越多“草根创作者”登台,完成了对影视解说的现代化定义。

比如谷阿莫的“X分钟带你看完X电影”和毒舌电影的精心设઺计的解说公式。

如果你在搜索引擎输入ζ“毒舌电影”,在弹出的链接中会很容易看到一句话——“毒舌电影的一篇影评已经可以影响一两亿的票房”。

二创作品体现的草根性,在创作生态上本身就是对机构类影视作品的有效补充,在让整个文化创作市场更加丰富多元的同时也是个体意见的表达方式。

《法医秦明》原著作者在搜狐与抖音敲成版权合作后就在微博上表示,ૠ“这次开放二创,让大家有机会重温张若昀他们演绎的故事,也是对法医职业的再次宣传,对我们法医来说也是好事…„…

好的二创和作品是相辅相成的,希望这次长短视频的合作,给创作Ø者、版权方以及平台带来共赢,让经▨典的作品得到重生,也期待未来更多优秀的新作品的诞生。”

就像莎士比亚那句著名的“一千个观众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众多创作者基于原作品的二次创作本身就可以呈现出新的观点和观赏范式,具有独立的文化属性。

而二创对于原作的批评,也能促进行业更好发展。

比如成为当年中国互联网现象级作品的胡戈剪辑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虽然陈凯歌数次向外界表明要状告胡戈侵权。

但他在两年后以一部《梅兰芳》拿到的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却不得不说是受了这个视频的刺激。

二、长视频们的“二创”小心思

虽然长视频平台始终以版权为由掣肘影视二创短视频的发展,但其实长视频平台本身也承认影视二创存在的价值,并一直尝试在自家的延伸平台上开放、鼓励用户进行影视二创。

但相比跨平台合作,国内长视频平台大都倾向于将长短视频的版权都攥在自己手里,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据媒体报道,爱奇艺旗下随刻在诞生之初就希望利用爱奇艺的IP资源优势,与影剧综等头部内容联动,并且提供素材库供创作者选用。

最近两年的爱奇艺选秀综艺中,都进行了站内二创大赛,试♨图“以短视频带动长视频”,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据《晚点》消息,2021年年底,爱奇艺高级副总裁ë、随刻短视频负责人葛宏已经宣布,爱奇艺不会再为这个部门投钱了。

腾讯也做出过类Û似的尝试。

2021年,腾讯启动了“黎明计划”,依靠现金和流量吸引包括B站在内的视频创作者来腾讯企鹅号生产内容,后来因为UP主反弹而停止。

今年,腾讯电视剧B站官方账号举办了“新年追剧在鹅家,我最爱搞回忆杀二创大赛”活动,一次性授权多部电视剧版权,并做出特别声明,“符合要求的活动稿件将在‘活动期内和活动结束后’受到官方版权保护,以此邀请B站用户进行二次创作,并提供丰厚&#25a0;的奖金。

∈据了解,获得最高奖金的二创视频在B站播放量已超过550万。

这已经是一个正版内容和二创需求,都能被尊重ϖ的选择了。

但如果类似的二创活动仅仅是“配合宣传期”短期“绿色通道”,很显然依然无法建立良好的创作者生态

一个现实的状况是:长短视频作为聚焦内容的平台,已经进入了发展瓶颈阶段。

尤其是在先发优势必然存在的情况下(比如早期的版权积累),后入场者为了缩短差距,不得已只能加大资金投入以实现弯道超车,又不能够保证一定可以命中市场G点,弥补先发优势造成的差距

结果就只有:疯狂的版权大战和坚固的版权壁垒。

长视频平台有版权,但其平台机制与传播特性却难以吸引优质的内容创作者。

短视频平台有“民间高手”,但囿于版权却无法搭建内ફ容创作基地。

于是长视频们抱怨自己没有流量,短视频们抱怨自己动辄收到天价索赔。

事实上,随着大版权时એ代的来临,近年来,几‡大头部短视频平台都在尝试破局版权问题,加速入局内容版权市场。

比如20年初字节旗下的西瓜视频购入《囧妈》,该片成为第一部在短视频平台首映的电影;

B站通过自制或联合出品的形式产出了《风犬少年的天空》《说唱新世代》等口碑作品;

快手在去年成为NBA中国首个内容二创合作伙伴,今年2月,快手宣布与欧足联达成版权合作,成为本赛季欧冠联赛官方直播及短视频平台,同时获得欧冠联赛直播以及短视频二创的授权。

去年,腾讯测试运营腾讯创作服务平台,计划向创作者逐步开放授权合规的版权内容以及创作工具,创作者可以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对此进行二次创作。

该平台也申请了入驻抖音。

在微信pc版视频号的界面,还能看见专门为影视二创开辟的单独栏目。

由肖战和杨紫主演的热门剧集《余生请多指教》就在视频号上进行了话题营销,相关话题下有超过4000条视频,基本为电视剧的二次创作。

此外⇔,微信公众号上,也为电影混剪、电影解说等二创类型提供了专门的类别标签。

长短视频“破冰”,UP主们的春天来了

此次抖音和搜狐达成合作协议,是短视频平台与长视频平台的首次联手。

多名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表示了肯定态度,搜狐和抖音的这一合作或将为长短视频版权议题开辟新的路径,“希望未来有更多长视频平台采用类似的方式与短视频平台合作。”

商业效应方面,影视二创短视频的传播属性本身就是对影视作品的有效补充宣传。

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 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3⌈ 亿,短视频用户规模达9.34 亿。

拥有巨大流量的短视频平台,对影视内容的宣发推广作用显著。

影视博主对á影视作品进行5分钟之内的剪辑、编排或改编,并不会对原片产生实质性的代替作用。

一直以来,很多作品通过短视频营销出圈,实现了从短视频向长视频的成功导流。

2015年,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因为被擅长影视剪辑的博主进行的二次创作,在å社交媒体中广泛传播,最终排片场次逆袭,拿到9.56亿票房。

2019年初,B੎站动漫区UP主通过自发的二创视频向用户安利,帮助《白蛇》票房回暖。

其中UP主“齐天大圣余潇洒”发布的视频播放量达到87.1万,还被电影官方微博转发感谢。

去年的热播剧《扫黑风暴》,平台方在抖音上建立了账号矩阵,发布影视剪辑和二创作品。

如今,众多影视剧的版权方和宣传公司会在剧集开播前就开通短视频账号,发布大量预告和花絮视频,比如电视剧《三十而已》在抖音的官方账号上就有近300万粉丝,发布的视频作品获得了千万级点赞。

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特聘教授、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261c;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数਩字时代的版权观念必须走出单向度保护的极端思维,在视频成为整个社会主流表达方式之一的背景下,“长短视频,走出你死我活的竞争思维,各种问题ï和争端就不难解决”。

三、结语

无论是网络视听报告中逐年上涨的短视频用户,还是逐渐坚固的影视版权壁垒,缺流量的长视频和缺版权的短视频似乎都没有在这场争战中得到好处。

此次搜狐率先接入了短视频这一当前最大的流量池,在长视频转型突围阶段,先走了一步。

这次搜狐í与抖音的合作,是在尝试通过开放的方式,来让长视频网站降低获客成本,也使短视频平台如愿获得“正规授权”。

数据很直观地证明了用户对影视二创的喜爱,而作为依赖用户的内容平台,合作模式也会提升用户对平台的粘性。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长短视频平台的版权合作将形成多赢的结果,包括原创作者、二次创作者、版权方、平台用户都会通过本次合作实现利益共૩赢。

他还表示,希望其他长短视频平台也能够以抖音和搜狐的本次合作为契机,找到利益共享、利益最大化的路径,实现双赢、多赢的合作成果。

在长期亏损的背景下,如果“搜狐模式”效果好,其他长视频平台未必不会跟进。

ι

毕竟,从近两年的情况看,除了腾讯以外,其他巨头们似乎也不想再在长视频赛道上投入太多了。

 

作者:郑小龙;编辑:蒲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

本文由@ 互联网指北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ણ载。

题图来自Pexels,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