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产业迈向Web3:噱头还是良药?

编辑导读:在去年,最火的词一定有元宇宙的一席之地。但是现在,最火的词莫过于Web3了。Web3是什么?它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本文作者以音乐产业为例,分析Web3带来的影响,希望对你有帮助。

随着Web3概念热度的持续µ走高,三大唱片为代表的Τ音乐巨头纷纷加速布局。

上周,继与区块链沙盒游戏平台The Sandbox和NFT交易平台Blockparty、Oneof陆续达成ਨ合作后,华纳音乐宣布与区块链游戏开发商Splinterland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持续加码Web3音乐。

另外两大唱片巨头也没闲着,上个月,环球音乐刚刚聘请了一名负责Web 3.0业务的高管Richard Cusick,创立了Web3厂牌10.22pm,并与NFT交易平台Curio展开了合作。去年8月参投NFT平台MakerPlace的索尼音乐,去年底还与韩国儿童品牌Pinkfong背后的娱乐公司Smart Study携手推出了首个《BabΣy Shark》系列NFT藏品。

上个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华纳音乐CEO Steve Cooper则更加直接表示:“从数字藏品到音∗乐版税,Web3代表了音乐行业令人兴奋的未来,它将帮助音乐人以有趣和创新的方式接触数以百万的新粉丝”。

从NFT、元宇宙到Web3,各种前沿概念接踵而至,互联网变革的浓度越来越高,但囿于技术与ⓥ实践,更多还处于猜想阶段。即将到来的Web3世界,究竟会为音乐行业带来怎样的机遇,是一个流行的噱头,还是根治产业顽疾的良药?

一、音乐产业迈向Web3

2014年,时任以太坊CTO的Gavin第一次提出了Web3.0的概念。在他看来,Web3代表互联网的下一个时代,互联网形态向着更民主的范式转变,即网络权力平均分配,数据及身份的控制权将分散给区块链上的每个人。

如今普遍认同的Web3定义,也是由Gavin的这一愿景补充延续而来,即一种建立在▨开放协议和区块&#266a;链૪之上的公开的、无信任和无许可的去中心化网络形式,使用户之间能够通过点对点网络进行数据和价值交互,而无需借助第三方。

Web3.0跟Web2.0一样,是思想的创新,进而指导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也就是说,任何有利于这一愿景实现的技术创新或商业形式,都可以说是Web3的一部⌊分。以音乐行业为例,最典型的便是近来火热的“创作者经济”和音乐NFT。

也正因为如此,停留于概念层面且带有乌托邦色彩的Web3并不总是被看好。康奈尔大学教授James Grimmelmann便认为,“◑web3是雾件(Vaporware)”,它虽然以新形式解决了一些原有的难题,但并不意味着这种对互联网的理想主义追求会真正实现。

连马斯克也在社交平台嘲讽道:“相比现实,Web3现在似乎更像是营销流行语。”

但对于音乐行业而言,Web3的理念的确给一些老难题提供了新解——Web3倡导人与人直接链接,而打通音乐人与粉丝或投资散户间的连接通道,不仅可以给唱片公司带来新的增长点,也能帮助音乐人改善收入效率和透明度等问题。

环球音乐在上月聘请Richard Cusick时称,他将负责推动环球音乐的商业目标转化为“跨电子商务、Web3和直接面向音乐人和粉丝的创新产品和体验”。这里提到的“创新产品体验”,便是在音乐人与粉丝的直接联系之上,进一步实现人及其作品的变现。

要说Web3领♠域的艺人变现渠道,最便捷高效且相对成熟的,无疑是推出IP艺人的NFT项目。比如,最近Snoop Dogg发行的NFT在短短5天内创造了4400万美元的销售额,Steve Aoki也说他从NFT中赚到的钱比过去十年收到的预付款还多,足见其商业变现能力。

在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华纳音乐CEO Steve Cooper称,“Web3的出现将进一步放大唱片公司和版权商的重要性”,这些手握海量艺人IP的唱片公司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时代机遇。

3月6日,NFT交易平台Snowcrash宣布与索尼音乐和环球音乐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发行Bob Dylan和Miles Davis的NFT产品。此前,环球音乐宣布与NFT交易平台Curio合作时也称将陆续推出“以粉丝为导向”的NFT项目。今年1月,华纳音乐♡也相继官宣了与NFT交易平台Blockparty、OneOf的合作。

而随着创作者经济的兴起,越来越多关注个体音乐人的去中心化平台开始受到重视。近日,粉丝融资平台Corite便通过“$CO代币”销售,为其项目“Corite CO”筹集了620万美元的↑资金;不久前,音乐融资ਲ਼平台beatBread也获得了3400万美元的投资。

在行业探索和资本推动下,音乐人的Web3准入门槛也在逐步降低。2月17日,号称“世界上第一个Web3音乐同步授权交ૄ易平台”的Dequency完成了450万美元融资,音乐人可以通过该平台将自己的音乐作♩品同步授权给区块链上的内容,例如NFT视觉作品、游戏等。去年10月,去中࠽心化技术网络和社区MODA DAO也筹集了500万美元的资金,这个组织一直致力于将传统音乐行业与新兴的Web3娱乐世界联系起来。

近一年Web3音乐平台融资情况(不完全统计)

在WebΚ3概念越发火热之际,似乎凡是贴合互联网变革期待的Web3音乐平台都可能被资本看见。据音乐先声不完全统计,近一年来Web3音乐平台融资金额已累计超过1.2亿美元。

可见,在这股整个互联网的变革浪潮中,无论是在老牌音乐公司还是在去中心化平台的推动下,音乐产业正加速迈向Web3时代。

二、Web3将带来哪些新机遇?

虽然是理念先行,但Web3已经为音乐行业带来了一些肉眼可见的向好态势,为音乐人提供了更加民主化的变现选择。

目前,几家已经构建起来的去中心化音乐平台,主要呈现为音乐众筹的形式。在前文提及的Corite平台上,音乐人便可通过众筹获得的资金自行推广宣发,还可以以一定比例将流媒体收入分给众筹者。而Opulous、Royal、beatBread等平台ણ则更为强调∧音乐的投资属性——帮助音乐人把自己的作品版权上链成为NFT产品,然后完成融资。

主要Web3音乐平台相关统计

其中,Opulous由音乐分销商和唱片公司Ditto Music推出,允许音乐人通过该平台提前售卖含有音乐版权的NFT进行集资和抵押借贷,通过音乐的未来收益评估向平台申请贷款,借款上限为预测收益的 50%,但沿用的仍是现实中合同的方式。

也就是说,Opulous这类NFT借贷平台,是把链下版税放到链上分发,致力于推动音乐产业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而Eulerbeats和Melos Studio等音乐创作平台则更进一步,试图将整个音乐产业链都搬到区块链上。

在这些平台上,用户可以利用平台提供的混录创作工±具来一站式生成音乐NFT,并在平台上或二级市场上进行交易流通。针对这些交易,平台规定了基于链上的版税营收、分成方式,营造出了一³幅完整的链上音乐产业图景。随着参与群体的壮大,或许还能激发用户产生全新的音乐创作模式。

可以看到,无论是去中心化的众筹平台、音乐创作平台还是NFT借贷平台,都旨在通过建立了创作者与粉丝或投资者的直接链接,从而去除中间商赚差价,打破当下不公平的利益分配。虽然有的平台需要暂时抵押版权,但也承诺会实现音乐人版权收益的长线回归,这也是Web3的最终愿景所在。

对于知名音乐人,Web3时代的粉丝经济更是大有可为。以往,明星面对数以百万计的粉丝往往分身乏力,粉丝经济૯多停留于粉丝对明星的单向簇拥。未来,为了打造双向奔赴的星粉关系,Web3中的虚拟社区会成为粉丝经济的重要依托。

此前,华纳音乐与虚拟形象技术公司Genies合作定制艺人的虚拟形象,BTS母公司HYBE则依靠虚拟形象的“间接音乐·人服务”实现了巨额利润。这或许预示着,Web3中的明星可以通过“分身”经营自己的虚拟社区,并通过NFT等形式更好地实现社区、粉丝和所有权驱动的经济效益。

尽管预想很美好,但现实来看,Web3时代的真正到来还比较遥远。作为既得利益者,互联网巨头们在面对Web3时表现出ય一定兴趣,但这些从互联网中心化趋势中生长而成的庞然大物,没有万全保障,绝不会轻易放弃现有的“甜头”。

 而缺乏足够的资金,搭建Web3所需要的成熟公链建设便十分缓慢。拿当前生态规模最大的公链网络以太坊来说,一个爆款应用就能让网络拥堵不堪,手续费动辄爆表。在Web3时代真正来临之前,还需要解决去中心化机制效率低下、金融监管、普及难等问题。

在链上“独自美丽”的音乐平台Rocki便遭遇了冷启动难的问题。在该平台上,版税NFT将流媒体排除在外,只包含歌曲在平台内部使用产生的营收,Rocki也过度依赖付费订阅模式带来的收入。这也间接导致了该平台的产品量级难Ω以扩大,目前Rocki上的歌曲播放量大多寥寥无几,根据CMC数据,Rocki持币用户数量还不到2000个。

随着更多音乐产业环节搬到链上,也必将带来监管以及执法问题。音乐融资平台beatBread提出了一系列音乐人利好政策,如“不会向延期偿债的音乐人追加惩罚或利息”,但如果这样,投资者的权益怎么保障?进一步讲,针对去中心化平台尚未有完善的监督机制,平台“黑箱”操作中的“一言堂”问题如何避免,也亟待解决。

回到最初的问题,Web3能为音乐行业带来什么?目അ前来看,在“夺回控制权”的互联网理念革新下,不少行业内的老问题或许能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但也有不少新问题接踵而来。

需要再度明确的是,当前人们口中的Web3并非一个具象,而是一种理想主义的追求。

三、Web3的音乐世界将如谁所愿?

正如Web2的诞生一样,Web3的想象寄予着人们想要解决当前互联网存在的问题Ú的希望。比如,承诺将隐私和数字身份还给用户,与用户实现新的互动水平,集成了Web1和Web2的优势……

而最令人神往的,无疑是“Web3世界更强调有主权的个人,而不是富裕精英和寻租者”。与此同时,华纳音乐CEO Steve Cooper却说:“区块链技术、导航加密的危险以及处理分布式自治组织所需的技能,不能缺少像我们这样拥有财务资源和智力资本的组织。”

其中的悖论不免让人想起,曾几何时,我们关于Webઍ2的设想与Web3何其相似。而后,同样是呼喊变革的那波人,使我们在中心化、û平台化的漩涡中深陷时,不得不开始了关于互联网的新一轮想象。

如果去往Web3的路上૞,注定需要既得利益者的带领,那么我们又能否逃脱他们的新一轮规则设计?Web3的音乐¤世界又将如谁所愿?这些都是我们对未来翘首以盼时需要冷静思考的问题。

总之,Web3的理念当然很好,但它一定不是一个单方面的产物,既非纯粹的资本意图,也非使用者动机下的完美产物,还需要更多的方法尝试、行为转变和技术创新。

而在各方利益、价值观的形塑过程中,Web3的最终形态将是如何,究竟是噱头还是良药,都需要实践去摸索、验证。

 

作者:Echo,编辑:范志辉

本文由 @音乐先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