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的异宠热:在沉迷和乱序中火爆?

编辑导语:时代更迭之中,消费群体也呈现出代◐际的变化,而正在成长起来的Z世代吸引了众多关注,甚至不少品牌开始向Z世代靠拢,以求获得这一群体的注意力。本篇文章主要讲述了Z世代下的异宠热,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一起看看吧。

养异宠的小主们应该明白:与宠物的“连结与关系”不能只是新鲜感。

Z世代的异宠热:在沉迷和乱序中火爆?

“朋友总问我弄个蜥蜴不害怕吗?我反复告诉他们,这叫做守宫。”

“爸妈总担心我养刺猬会伤到自己,其实没事啦!”

与几位年轻人聊起他们的“异宠”,一方面有些新鲜和好奇,一方面有些为他们的“三分钟热情”担忧。

如果将时间倒回2年前,彼时“王校长”早就用一只柯尔鸭点燃了社交媒体上的异宠热:2万元的白色鸭子宠物,火速出圈,一颗可孵化的鸭蛋涨至2000元整。

随后诸如艺人程潇养蜥蜴、宋茜养香猪、邓超孙俪养长毛兔等引发的名人效应,更使得这股“异宠热”ⓢ愈演愈烈。

当下的Z世代年轻人,早就不止于ρ成为猫星人、汪星人的小主,转而从鼠蛇蜥蜴甚至黄金蟒等异宠身上寻找新鲜感。

但是,这股风潮下的隐忧,他们能否感受到?

一、沉迷异宠的AB面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宠物内容价值研究白皮书》,满足用户猎奇心态的异宠内容受关注度逐渐上Û升,宠物类型尽管仍以犬猫为主,但类型已经开始向多样化转变。

更多一线城市居民和90后因为身份和个性原因养水族或异宠,多类养宠成&#266c;趋势。

Z世代的异宠热:在沉迷和乱序中火爆?

来源:网络

与此同时,年轻人所追求的异宠带来的“新鲜感”也带来另一个结果——异宠相关产业被激活,进而也会带出一系列可能产生的问题,供人深思。

孙媛(化名)想要养刺猬的心由来已久,早在大学期间,就被一些UP主的视频种了草,但寝室的空间有限,她只能暂时以“云吸宠物”的方式度过了大学的最后两年。

毕业有了自己的小屋后,孙媛直接第一时间从网上“领”了两只刺猬回家。

她担心刺猬到家时会不适应,甚至提早一周为两只小宠物准备好了温箱、干粮以及新鲜的面包虫。

她还特意强调了“领”这个字,“不能说买,要用领”,言语之间透露着溢出的欣喜。

父母调侃孙媛是反常规,“养个猫狗都可以,为什么要选这种奇怪的动物?”

她却觉得这种长相可爱Δ的爬行动物,有灵性,比起猫狗体型小,可以放在桌子上。养得足够熟后,还可以像猫狗一样听话。

“关键是养刺猬的人真的很少,在朋友圈里显得独树一帜”,想到和刺猬互动的种种美好瞬间,孙媛陷入其中——但美好多数情况下都是短暂的,取而代之的是养异宠带来的繁琐。

Z世代的异宠热:在沉迷和乱序中火爆?

来源:孙媛的朋友圈

孙媛“领”来的是一公一母(杏色和原色)两只刺猬,卖宠物的商家告诉她,刺猬胆小、喜欢夜行、需要一直开着温箱,“我就按照卖家说的一直放在温箱里养着,很夸张的!每个月电费都300块,我都感觉我养的不是刺猬,养的是吞电兽。”

为了享受异宠带来的“呆萌”瞬间,孙媛要付出的还不止高于“刺猬”身价2倍之多的电费,“成年之后,公刺猬每晚凌晨都会在温箱里跟着母刺猬跑,边跑边叫,嘤嘤嘤的声音着实没想到”,但毕竟已经养上了,只能硬着头皮忍下去。

半个月后,母刺猬“甜甜”的肚子大了起来,温箱本来就不大,垫在下面的尿不湿每半天要更换一次,孕期的甜甜要摄入足够的食物,一不够就会叫,孙媛经常要半夜起床为甜甜加餐。

等到母刺猬生下4只小刺猬后,孙媛渐渐开始力不从心,甚至生起了想要送人的打算了。

尽管有一些犹豫,孙媛在春节前夕还是将6只刺猬打包送到了一位并不♠怎么熟悉的朋友家里,留下几句嘱托,便离开了。

孙媛的闺蜜因为家里养了守宫和雪貂,一定程度上能理解她的困扰&#25a1;。

但当孙媛提出自己想尝试养一只豹纹守宫的时候,闺蜜连忙拦住她,让孙媛别急着下手,可以空闲时到她家里先过个瘾,最后再决定——“我后来自己也觉得新鲜劲儿一过,就……有点嫌麻烦了,可是人总会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特别点儿的宠物,可能以后还会养⊆别的吧……”。

因疫情影响不能赴美留学的阿玲ⓝ(化名),因为家境不错,没看上普通小宠物,而是™在去年暑期买了两只柯尔鸭ã。

她发现电商平台和诸如闲鱼之类的二手交易平台上,都有异宠商家在出售或者转卖,“买之前也看了一些攻略,都说容易进坑,只能像开盲盒一样碰运气,看评论辨别。”

这种被王思聪带红的宠物鸭,目前均价近万元,高利润的驱દ使下,某些商家还会动用“狸猫换太子”的手法。

Z世代的异宠热:在沉迷和乱序中火爆?

图源:网络

为了见证柯尔鸭成长的全过程,阿&#263e;玲带回家的不是幼鸭,而是两只已经受精并等待孵«化的鸭蛋,卖家称之为“极品蛋”。

为了这两只鸭蛋,她又额外购买了家用的孵化器、保温箱、暖灯等一系列装备,每天拍照记录孵蛋日常。

为什么要买柯尔鸭作为宠物?阿玲的回答很直接:“因为想和别人不一样”。

家境优渥的阿玲不用为五斗米折腰,日常生活就是与一群“金贵的闺蜜”隔空较劲儿。

“在我的朋友圈里,大家对柯尔鸭、守宫或者黄金蟒这类宠物比猫狗更感兴趣。因为养猫养狗太普遍了,”阿玲说道。

遛宠物鸭时不经意拍到的花园、草坪,才是阿玲购买柯尔鸭的奥义所在。

当然阿玲自己也明白——价格不菲的柯尔鸭,在生活习惯和普通鸭子没什么区别,也不会跟猫狗一样养成定点上厕所的习惯。

但是,这个宠物带来的“精神回馈”很足。

二、异宠致富路背后的乱序

根据孙媛和阿玲等宠物玩家的观察,以及对《2021年中国宠物内容价值研究白皮书》的数据分析,青Α睐异宠的大多是90后,尤其是95后为代表的Z世代年轻人。

这一点,也得到了几位Ζ异宠商家的证实。

今年35岁的黄晨是算是上海较早一批的异宠玩家。十年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他,还住在自家老公房,而仓鼠几乎是那时除了猫狗之外最热门的宠物。

此后几年,他先后从养松鼠到养鼯鼠、龙猫,再到守宫和束带蛇、牛蛇,市面上火过的各类异宠他几乎都有过饲养经历。

现在他通过业余时间在家中专门饲养异宠,更准确的说法是用来繁殖,“一方面我是自己喜欢,另一方面也可以赚一些零花钱。”

Z世代的异宠热:在沉迷和乱序中火爆?

来源:网络

他一直在社交媒体上自己录制异宠Vlog,实现种草、购物、销售一条龙。

黄晨表示,异宠们的外形乍一看并不如猫狗可爱,也没那么上镜,因此在视频录制过程中需要不断“手动”调整它们的动作和状态。

为了给家养异宠提供合适的生存环境,黄晨要做的准备极多。

他举例,要饲养一只在爬宠圈流行的豹纹守宫,首先需要准备一个专业的爬宠饲养箱、加热垫与温控器,常备喂养守宫的饲料——蟋蟀、面包虫、蟑螂、Ë乳鼠。

养宠物蛇还需要定期给蛇洗澡,清理其身上的鳞片、异味,防止皮肤病、寄生虫的产生。

号称兼职养宠的黄晨,本质还是一个“生意人”,્爱好背后是他自己的一套致富经。

他告诉懂懂笔记,以体型比较大的牛蛇举例,一些品相和花纹比较好的价格要2-3千,赚得也都是一些“辛苦钱”,“如果算上前期的投入,估计在一千多一点吧”。

因为还有正式工作,黄晨只在ઘ朋友圈或贴吧发发小广告,多数客源还是靠朋友和老客户ⓨ的互相介绍。

他最直观的感 觉是2021年年中开始,爬宠销售情况逐渐升温,“现在也是这样的状态,比如2020年卖最好的龙猫和豚猪,慢ⓥ慢的由于各大短视频平台有以爬行异宠为内容主打的博主出圈后,开始带着一拨人转移了风向。买的人年龄也越υ来越小,21年开始基本上90%都是98年以后的。”

他的“兼职生意”一直做得不错,但是在半年前,黄晨养着的7只龙猫种猫因传染病死了4只,“养时间久了之后我自己也会感觉累,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喜欢还是为了赚钱,看到Ê它们挂掉了我心里也没啥感觉,就是想着千万别传染给其他宠物。后来找了在线的宠物问诊,确定一下问题,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之前收的定金都要退回了,可能还要亏一些。”

黄晨遇到的问题在异宠物圈里并不少见,尽管随着异宠热,许多宠物医院中有不少都组建了异宠专科,但因为市场需求有限,加之许多商家和爱好者们想着节约成本,因મ此异宠医院的覆盖度、专业度都仍有欠缺。

线上咨询是大多数异宠主人会选择的方式,根据京东健康2021年的数据显示,双十一期间针对龙猫、刺猬、乌龟等异宠的在线咨询单量环比增长了23倍,即便如此,宠物医疗仍旧是异宠未来逃不开的一个关键问题。

实际上,宠物的疾病和安全卫生问题不止于线上卖家,几年前捞到第一Ι桶金的猫咖、狗咖店主们,在转身投向异宠咖啡馆的怀抱后,也面临着不少类似的问题。

Z世代的异宠热:在沉迷和乱序中火爆?

线下异宠店在一二线城市出现。线下异宠店也以爬宠为主,不止提供异宠售卖,有的还会提供寄养、互动体验等服务。

以上海某“浣熊馆”为例,在大众点评上单人票价为158元。

据了解,春节期间该店也一直处于营业状态:不大的店面,4只小浣熊分散着,来“撸熊”的也都是年轻人。

“店主说3月份会有新的水獭和臭鼬宠物引进到店里,但那种形式其实没办法停留很久,空间很小,大部分人可能就是撸完就走,工作人员可能也是害怕出事儿,一直会提醒我们摸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下尺度,”去过浣熊店的吴明留下这样的评论。

异宠咖啡馆除了考虑异宠的生存问题外,还需要谨慎对待人与动物之间的交互(隐患)。

如Þ猫头鹰、刺猬、仓鼠、蛇都是夜行动物,而以人类作息为૜准的互动时间,对动物来说可能是苦不堪言的折磨,容易引发各种疾病。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指出,动物咖啡馆中存在的寄生虫、传染病等卫生问题,至今仍没找到有效的监管办法。

年轻人进到宠物咖啡馆、休闲场所里消费,知否想到过类似的问题?

店家又是否事先考虑过类似影响宠物í生活习性的问题,以及寄生虫和传染病的隐忧?

三、结束语

上述几位年轻人或许代表了大部分Z世代年轻人对异宠的态度,他们追求个性、不乖驯,希望和别人不一样,可有时候他们也会忘了——宠物与主人之间的“连结与关系”并不应该只是简单的“新鲜感”三个字。

如果不能长期坚持饲养,那么小主们三分钟热情后的厌倦与抛弃,对异宠的伤害可能会比对猫猫狗狗更大。

爱好者对异宠的好奇与喜爱无可指摘,但要将曾经居住在野外生活的异宠豢养在家里、咖啡馆中,异宠主人和商家及整个产业链条显然都需要有更多的耐心与付出。

毕竟,这是一条生命!

 

作⊄者:潘弗尼;编辑:秦言;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

本文由 @懂懂笔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ਫ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